火箭自夸为拉曼争取3千万 槟政府拖欠7万拨款没钱还

(真相网/程义)槟州行动党拖欠7万令吉拨款两年声称没有钱,如今槟州首长林冠英却声称,火箭议员张聒翔一开口就帮拉曼院交争取3000万令吉拨款。既然张聒翔的金口如此厉害,他应立即协助槟州宗联委拿回2016年初槟州庙会被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所拖欠的7万令吉。

宗联委在过去两年来奔波劳心追讨,後来槟州首长林冠英答应取消名英祠的爱情巷产业积欠地税作为交换条件,勾销7万令吉拨款换取产业主权,岂料宗联委被槟州政府欺骗骑劫,拨款没了丶产业被充公了也不归还,以致闹得满城风雨。

欠钱不还的黄伟益屡次抹黑和污篾宗联委,甚至挑战宗联委去警局报案。为此,宗联会主席张威如决定针对黄伟益拖欠该会74000令吉,以及2017年槟城灯会涉嫌舞弊事件,分别前往警局及反贪会举报黄伟益。

张威如在槟州反贪会前召开记者会指出,黄伟益自2016年槟城庙会开始就拖欠着该会一笔款项,对方一开始是以没有钱作为藉口,直到後期则是耍赖拒绝偿还这笔钱,还向媒体放话要宗联委报警,该会只好如他所愿,让警方开档调查。

同时,2017年槟城灯会活动存有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包括黄伟益与赞助商之间的猫腻,宗联委也向反贪会举报。

张威如斥责那些狗官不要把槟城人民的产物视为囊中之物,尤其是那名吃着满口肥肉的狗官应该好自为之。

17年来,由槟华团主办并由州政府协助的庙会,每年吸引超过十万名海内外游客参与。2016年,槟州政府抢走主办权,另请活动策划公司筹办活动,结果帐目出炉後亏损1万多令吉,以往有盈馀捐给慈善团体的庙会首次亏钱。

对此,张威如月前揭发,槟城庙会在行动党执政後便遭抢走主办权,是因为有人垂涎这块肥肉所致,以让节目策划公司去筹办。

黄伟益曾挑战宗联委公开2017年庙会账目,宗联委也於6260万令吉开销账目交给州政府。因此,张威如反挑战黄伟益也一并公开今年灯会和2016年庙会的账目,让民众来检验,所找到的赞助商也列出来,总共筹了多少钱丶用去那里了?还欠了庙会74000令吉,为何迄今尚没有支付?

黄伟益挑战别人公开帐目和报警,但自己不敢交出帐目,当中到底有何猫腻,就由反贪会去调查。

但是,林冠英早前以宗联委被充公的爱情巷产业作为交换条件声称取消地税,以1令吉让该会重新接管以抵销7万令吉拨款,可是林冠英事後竟食言而肥,对该会理事避而不见,百般刁难,该会忍无可忍愤然公开追讨祖业。

槟州政府宣称有18亿令吉储备金,却声称拿不出74000万令吉拨款,要用欺骗手段拖欠华团的拨款。

更可笑的是,林冠英日前在社青团大会上指拉曼大学学院要靠行动党争取才能获得拨款,并斥责马华可被丢进垃圾桶。

马青团长兼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形容,林冠英抢功劳和厚脸皮的程度,已无耻到难以想像。若有一天林冠英扬言是行动党争取国家独立和建立拉曼大学,恐怕也有人会选择相信,这是非常可悲的事。

张盛闻无法理解林冠英为何会如此消费拉曼院校,同样的,宗联委和槟州华社也无法理解,如果行动党能够一句话争取到3000万令吉拨款,为何无法拿出7万令吉还给宗联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