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回忆录的启示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很煽情:独中生不靠政府。文章是针对土著权威组织依不拉欣阿里向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宣战”而写的。

表面上,这突出华人在推动发展华文教育自立更生、自强不息的“优良传统”,但实际上反映了许多华人骨子里不知道现代政府是啥东西。

英裔美国思想家汤姆斯潘恩说,政府即使在最佳的状态,是个必要的恶。按我的理解,这根本原因在于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一个像政府这样更高的权威,社会就不会有秩序。政府的存在,因为人性的“恶”。政府的“恶”到什么程度,就要看政府干涉的程度了。

政府的公共政策有个经典定义:公共政策是政府选择做与不做的任何事。华文独中能够生存,要靠政府。政府不阻止你办华文独中,是政府的政策。没有华文独中,也就没有独中生。因此,我说“独中生不靠政府”是煽情,原因在此。

导致经济政策大转弯

很多华人误以为好像华文独中这样的”图腾”,可以独立于政府而存在,这完全是活在虚幻的世界。可是,活在虚幻世界的同时,华人埋怨政府不做这个做那个,仿佛政府无所不能。

最近郭鹤年口述的回忆录,提到好多华人都知道的事实:1969年5·13事件后,政府经济及种族政策的大转弯,华人的强项——经济,从此就受到更大程度的限制。

许多支持国会反对党的华人看到郭老的回忆录,大骂马华,大骂国阵,偏偏就漏掉最关键的:华人作为一个群体,导致了政府经济及种族政策的大转弯。东姑的“自由放任”,不得不面对审判——占人口最多的马来友族的审判。

讲到这里,不得不说华人不但骨子不懂得现代政府是啥,连民主与政党政治也搞不清,还以为自己的声音是马来西亚唯一的一股声音。

自以为怨气就是民主

民主讲人头,一人一票;政党要执政或者继续执政,要特别注意能给票的族群,这是简单不过的盘算。华人却不玩这一套,以为自己的怨气就是民主,就是政治智慧的最高表现。

所以,郭老的回忆录在我国只是转载了一部分内容。有像郭鹤年这样的成功华人出来讲话,华人却好像看到出头天了。看到经济的一面,没有看到现实政治残酷的一面。

许多华人以为华人的经济地位是孤立于政府;以为华人的成就不需要靠政府。一句话,华人认为自己所享有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是靠自己双手打拼起来的。

郭老一个生意人,管理商业王国的成就是公认的。他以朋友老同学的身分向敦胡申翁进言,产生不了效果。道理其实很简单;胡申翁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一句话,治理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远比管理一个商业王国难得多。

摘录自  南洋商报 /章龙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