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仍会采茅草行动”

希盟主席敦马哈迪医生日前在出席“年轻人怎么说”的对话会上说,“若今天出现同样的情况,他依然会使用如1987年茅草行动所采取的行动”。

这样的谈话,听在与他一同出席有关对话会的战友;在与马哈迪结盟以前,一直都是反对内安法令的先锋,民主行动党的灵魂,也是一位当年敦马采取茅草行动的受害者之一的林吉祥耳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而且,相信大多数人都很想知道,那些当年强力反对内安法令,又在当年茅草行动中被关进牢笼里的一众行动党领袖,和众多社运分子,华教斗士等等,和那些现在要借助敦马的影响力来入主布城的反对党领袖与反对党的铁粉,在听了马哈迪的谈话后,又不知要怎样向他们的追随者交代?

事实上,在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从政及当了22年首相的马哈迪,从来就不认为在他漫长的从政生涯中有犯过什么过错,包括在他任内所发生的“茅草行动”,而在他的“医生当家”回忆录里的描述,也只是认为茅草行动是他担任首相时的一个“污点”,而不是过错与责任,同时,更将有关责任推到警方身上!

尤有进者,他将当年因为巫统党内大分裂,所引起的社会关系紧张,很巧妙的和时任教育部长的安华配合,委派不谙华语的老师担任华小高职,引起华社强烈反对,造成社会与种族关系紧张局势;然后祭出茅草行动,化解了他和巫统所面对的危机。

环顾今天的政治局势,国人不该忘了,马哈迪退出巫统,组织土著团结党,并和反对党结盟组成希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推翻纳吉,而不是推翻巫统,而像敦马这样一位强势的权谋家,若来届大选希盟顺利入主布城,试问以过去民联的三党联盟,包括拥有最多国会议员的行动党;在民联里头尚且阻止不了伊斯兰党的政治与政府行政宗教化,那么,以当前由多党结盟而成的希盟组织;试问有哪一位当家,包括行动党和林吉祥,究竟有什么驾驭或牵制得了敦马的能耐?还是,他们将臣服在敦马的铁腕威权之下?一切以马哈迪马首是瞻,更何况,希盟内还有另一个凡事以马来人为先的前副首相慕尤丁。

为掌权违背立场?

所以,当行动党的灵魂林吉祥为了入主布城,一享权力的甜头,竟然能一笑泯恩仇的与之前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的独裁与种族主义者马哈迪拥抱在一齐的那一刻,直教国人傻了眼,相信更伤了不少行动党支持者的心。

究其实,马哈迪作为一个曾经在巫统与政府里头手握大权长达22年的强势领袖,马哈迪不管是在思想上或细胞与骨子里,怀着的都是要把马来人打造为世界第一的民族,这样的思想与行动;在这个奉行种族政治的政治环境里,对他来说都是没有错的,只是,行动党和林

吉祥几十年来,都在为建立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斗争,今天却可以为了个人的政治利益,想要借助一切以马来人为先的马哈迪的势力来满足他的掌权欲望,是不是已经违背了他和行动党几十年来的政治斗争立场?

摘录自

南洋商报 /林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