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那么简单

槟州首长林冠英在官方面子书发表“面对不做事的YB(议员),我无法坐视不理”,引起阵阵涟漪。

很多人问,这次大水灾只有谢嘉平一人被选民大骂吗?

其实,在谢嘉平之前,曹观友、佳日星、黄泉安也曾被选民骂。

那骂谢嘉平的选民多吗?

直到目前,就只有林首长去丰盛园时,灾民投诉谢嘉平的那一幕;当记者本身私下向多位居民了解时,一些说,谢嘉平有出现但次数少、一些说他出现也帮不上忙、一些说没看到火箭议员再里尔出现。

可能你会问,被选民骂的不是只有谢嘉平,为何偏偏只有他被首长点名?

原以为,是因为谢嘉平反对槟州政府通过,让植物园日后可征收入门费的槟州州级公园(植物园)机构法桉“惹祸”,不过当看到只有谢嘉平一人“出事”时,很多人开始相信“江湖传言”。

传言是这样分析的,属于火箭地盘的丹绒武雅区,在闹出土崩夺走11条人命及经历大水灾洗礼,再加上火箭议员郑雨週打算退党后,火箭领袖担心会在下届大选失去丹绒武雅,为了保障希盟政府内的领导地位,看中了拥有90%以上华裔选民的植物园区。

是有做事,还是做错事?

可信度有多高?虽说见仁见智,但看到一两名火箭议员,在自己的盟友出事后,在字裡行间明示暗示盟友没服务选民,却选择看不到也有火箭议员被一些灾民大骂没做事,你还会认为谢嘉平事件有那么简单吗?

究竟要如何评价议员有没做事?

有人说,没做事的议员,就是平日找不到人影,灾难时姗姗来迟,出现后又只忙着拍照做宣传用途。

也有人说,反对山坡发展计划的郑雨週,算是有做事的议员吧?怎么他却似乎无法在党内“溷”下去?

更有人说,那些负责办国际赛事的议员,也算有做事啊,可是一个大桥跑活动,年年办年年出事,就连过期巧克力也发给人,这样的议员,是不是值得首长更加“关注”?

还有人说,有的议员邀功诿过,一听到异议就指责别人沦为国阵棋子,这样的议员又该如何评价他的功过?

也有议员答应给民间组织拨款,之后却不了了之,还搞到政府与相关民间组织关係陷入僵局,这样的议员是有做事,还是做错事?

摘录自; 中国报/吴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