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天化日抢功劳 林冠英是低级政客

针对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马华需要行动党来为拉曼大学学院争取拨款一事,我要以“低级政客”来形容林冠英,因为林冠英从来对拉曼大学学院获得政府拨款一事不闻不问,如今却光天化日抢功劳,指行动党替马华为拉曼向政府争取拨款,完全是笑话!

自从拉曼学院成立以来,马华在当家当权的情况下,让政府每年以1元对1元的方式资助拉曼学院的运作。直到2013年拉曼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时,政府与院方达致协议,将资助方式转为每年资助顶额6千万令吉。

对于国会议员们的询问,高教部在文告中也说明了2018年给予拉曼大学学院的3千万拨款并非如行动党所指的不翼而飞,只是将原本列入在高教部行政开销的项目,转换至大学资助项目内,以符合财政部新预算指南的要求,所以才没有列明在2018年财政预算桉中。

林冠英把亚沙区国会张聒翔“神化”了,彷佛行动党议员拥有点石成金的特异功能,只是在国会提出疑问,高教部在几天后就马上说有3千万拨款。林冠英的言论是典型的政治投机者的低级手段,就是要误导人民及诋毁马华。

林冠英天天嘴边高挂要公平、公正,但是自己却没有以身作则。林冠英只把张聒翔在国会提出的疑问来“神化”行动党,却忘了当天提出相同疑问的也包括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日升。

如果林冠英硬要把这功劳抢给张聒翔,那么林冠英是否也应该也公平地表扬黄日升?显然,林冠英和行动党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课题上只是想要黄鼠狼给鸡拜年,最终目的只是要做宣传妖化马华,消费教育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