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早就令我国沦为贼狼当道国 林吉祥努力为炒外汇丑闻漂白

(真相网/陈伟国)经过3个月调查后,90年代国行炒外汇亏损调查委员会30日向国会提呈报告,报告指出国行在1992至1994年期间因炒外汇蒙受高达315亿令吉。报告点名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时任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时任财长敦达因、时任国行顾问兼前第二财长丹斯里诺莫哈末耶谷、国行前总裁丹斯里嘉化胡先、国行前总裁丹斯里林西彦等人可能涉嫌失信罪,因此建议警方开挡调查。

行动党国会领袖非但没有感到欣慰,却立场大U转,把矛头指向马哈迪内阁的其中一个权力与炒外汇没有相关的国防部部长——纳吉。最荒谬的是,林吉祥为了救马哈迪,为国家银行的炒汇损失总额是315亿令吉大丑闻漂白,他竟然强调“没有发现任何贪污或私人获利的成分”,自从马哈迪成为林吉祥的战友后,马哈迪即使滥权导致国库损失315亿令吉,林吉祥也不认为是过错,这跟他过去的立场对照,简直就是乖离原则。
为了抱紧马哈迪,贪图做官,林吉祥竟然不再敢追究位高权重的时任首相马哈迪及安华,转而要追究时任“部长”纳吉,非但失焦,也是失责。如果要以林吉祥把罪责焦点放在某个内阁成员的标准来看待一马公司案,为何林吉祥针对的焦点是纳吉,而不是任何一位时任内阁部长?
林吉祥说他在30日翻阅国会呈上的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的炒汇损失事件皇家委员会报告书时,有三个主要想法。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在大约四分一个世纪前,在1993年和1994年在国会针对国家银行炒汇事件所发表的言论,如今看来是何等的准确。“我在1994年4月在国会就国家元首御辞的辩论中估计,国家银行发生于1990年代初期的炒汇损失金额可能超过300亿令吉。”
林吉祥第一个想法就是强调他的观察神准,但是今天的林吉祥不在乎炒汇损失金额可能超过300亿令吉,他认为如果“没有发现任何贪污或私人获利的成分”就不能跟一马公司丑闻相提并论。换句话说,马哈迪即使滥权、串谋、失职、昏庸导致炒汇损失金额可能超过300亿令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即使要揪出当时的负责人出来问责,也要针对当时的其中一名权力与炒外汇没有相关的国防部部长,即纳吉。
林吉祥在2006年发文告指出,皇家调查委员会的第一项任务是确定国行自1992年起的外汇交易亏损是否超过300亿令吉。 有鉴于关于外汇交易的巨额亏损的解释不一致并充满矛盾,它的第二项任务是确定发生任何财务舞弊及滥权事件。
2006年林吉祥要追究“财务舞弊及滥权事件”,2017年警方都还没有开始调查马哈迪及安华,林吉祥马上为炒外汇亏损丑闻漂白,自言自语说“没有发现任何贪污或私人获利的成分”。
林吉祥急着包庇可能存在的“财务舞弊及滥权事件”,就已经证明行动党已经变质,变成容许“财务舞弊及滥权”。这也证明林吉祥已经被马哈迪同化!
林吉祥的第二个想法是“国家银行如此庞大的炒汇损失金额怎么可能没有受到那个时候的任何一位内阁成员的关注和为之负责任,而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是那个时候的内阁成员(国防部部长)。”
林吉祥的第三个想法,他说是最主要的想法,“就是,针对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皇委会报告会是怎样的呢,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沦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主要的贼狼当道国家。”数十亿对比315亿,马哈迪不是更大的豺狼?
林吉祥应该感叹道,原来马来西亚早在马哈迪当首相时已经沦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主要的贼狼当道国家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