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为卸责逼害蓝眼议员 阿兹敏外甥贪腐案腹背受敌

(真相网/程义)雪州大臣阿兹敏的外甥因涉及雪州非法采砂石弊案遭延扣,令他陷入包庇亲属的滥权贪腐疑云之中,雪上加霜的是,槟州首长林冠英为了掩饰本身在槟州大水灾後救灾不力,把责任都推到公正党的议员“不做事,休息混下去”,让身为公正党署理主席的阿兹敏腹背受敌,这就是林冠英“报答”阿兹敏早前代表雪政府捐献100万令吉的方式。

阿兹敏当上大臣以来,低调做工,注重马来乡区和伊斯兰事务,并极力和伊党保持友好关系,但他也没有故意为难雪州行动党议员,其作风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更不会像林冠英动辄便向槟州公正党议员开刀。

但是,阿兹敏的外甥在过去多年来非法偷沙,累积数以百万计的财富,反贪会从2014年开始追查,日前终於逮捕4名男子,其中一人是阿兹敏的外甥,并冻结该采沙公司的400万令吉银行户头。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这家不法公司在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中选州议员的加影区已操作多年,如果旺姐和阿兹敏都毫不知情,那就证明公正党的议员正如林冠英所说的话没有错:“蓝眼议员没做事”。

谢嘉平最近被州政府禁止为灾黎处理州政府水灾援助金的事宜,引发争议,槟州公正党主席曼梳日前捍卫谢嘉平,指公正党槟州领导层认为这种做法不恰当,以及不尊重选民的民主决定,谢嘉平不应被限制履行人民代议士的职责。

曼梳直斥林冠英指“内部程序更动”的理由太天真及难以接受,已损害希盟的友谊精神,也不尊重民主选举的选民委托。州政府把处理援金事务转交玻璃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这可视为撇开了公正党在槟政府里所扮演的角色。

对此,林冠英不但不给面子,反而进一步升级打压抹黑行动,他在其官方面子书专页发表题为“面对不做事的YB,我无法坐视不理”的文章,声称他身为首席部长,无法接受“不做工丶没服务,有事闹失踪的YB(议员)”。

林冠英没有点名说出有关议员的名字,却提到公正党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选区内的丰盛园灾民,当着记者面前说灾民从大水灾发生後,都没有看到当地州议员出现。

“走进丰盛园,灾民当着记者面前告诉我,他们从灾难发生後都没有看到该区的州议员出现,只有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越区相助,反观真正的选区议员,却人影也不见。”

日前,林冠英拉大队带领媒体到丰盛园巡视,直接前往数家早已安排好的灾黎住家进行访问。据报导,灾黎痛斥水灾後不见谢嘉平踪影,未给予以居民迫切的援助,灾黎还赞扬叶舒惠与其团队用心为灾民献力,随传随到为居民送上物质和饮食。有一名男性居民更在记者面前粗口问候谢嘉平,也有人大喊要更换选区。

报章报导,林冠英只会见5名灾民,当中有2人怒骂谢嘉平。不过,从谢嘉平的面子书照片记录可以证实,他在11月4日大水灾傍晚,11月5日下午都在丰盛园视察水灾情况,并亲自督促抢修土崩工程。

由此可见,林冠英故意抹黑谢嘉平在水灾後没有协助丰盛园灾民,是精心安排的“政治谋杀”。

自家的议员被人欺压,但向来深沉阴鹜的阿兹敏不发一声,一直避免和林冠英发生正面冲突,但火箭如今迫人太甚,林冠英公开发表文章侮辱蓝眼议员,矛头对内不对外。

阿兹敏因外甥偷沙案对其政治形象造成极大冲击,自顾不暇,只能对林冠英在蓝眼背上插一刀的行为恨得牙痒痒。难怪阿兹敏一直维护和伊党的合作关系,因为伊党虽然奉行宗教和极端主义,但不像火箭为了政治利益和卸责而陷害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