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道歉也是学问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日前在州议会上,就水灾天谴论和金马仑土地问题,分别与反对党议员东姑祖比里及梁金福等人爆口角,甚至被指向其中一人挑衅单挑。几天后,他道歉了。

这名政治人物以真性子,心直口快见称,过去讲话口无遮拦,经常得罪不少人,甚至让记者感到不快。前几年,他还在关丹为一项书展主持开幕后,以“愚蠢”字眼怒骂中文报记者,至今未见道歉。不过,据了解,他曾经对一家中文报记者发问后怒骂,后来道歉了;因此,这一次向反对党议员致歉,算起来也不过是多年来第二次。
一个人直肠直肚,从某个角度来看,不尽然是坏事,至少为人率直,没有城府。然而,政治人物,作为公众人物,过于喜怒行于色,动辄鸟语声,是一种反面教材,在塑造健康的政治氛围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道歉是对的;但道歉的意义,也包含了不重蹈覆辙,千万别说我的性格就是如此,以后不爽可以再骂,骂了过后再道歉。
当然,道歉终究是正面的,甚至有人写说:吵架后先道歉的人,不是因为错,而是懂得珍惜(声明一下,我不是针对安南耶谷),所以,学会道歉,真诚的,不只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本事。
不过,看起来,有这种修养和本事的人并不多,尤其不少政治人物,失言后,最厉害就是怪媒体错误引述,就算所有媒体的报道相同,也一样硬拗下去。
近来,有政治人物被指在视频中辱骂政敌,他说视频被篡改,不道歉;另外,也有政治人物将伪造文件上传面子书,不动声色,也一样不道歉。这样看来,我是应该称赞一下安南耶谷的,但如果你看了我这么写感到超级不爽的话,那我也只能向你——道歉。
摘录自  南洋商报 /叶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