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失败,希望不在?

三个月花红肯定保得住雪州政权吗?倘若答案是肯定的,为何敏大臣在盟友的反对下,依然与伊党保持暧昧的关系?

如今,希联支持者搞不清伊党是造王者或搅局者,因为诚信党在补选失意后,欲振乏力,至今没为选民发出特别的声音,恐怕诚信党代替伊党的希望会落空。
火箭虽然贵为希联的大当家,但宁愿让位给土团党当希联的首要发言人。看在中间选民眼里,火箭和土团党同样因为党章问题而遭到社团注册局的“明枪暗箭”,不禁令人纳闷,火箭堂堂是希联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土团党是由经验丰富的政坛老将领军,为何双双露出了把柄,让对手逮到,以致还击对手时,有心无力?
当年兴权会声势浩大,原本以为能够大增变天希望,怎知当时的民联对手在兴权会的领军人物,施了擒贼先擒王的计策,再在两兄弟上出了一招离间计,一个给了官位,另一个则给了牢房,自此兴权会逐渐失去了影响力。近几年印裔选民回流国阵便是铁证。国阵在预算案中奖励印裔选民,惩罚华裔选民,是另一个让希联束手无策的离间计。
兴权会模式用在伊党身上,也是成功的,因为伊党分裂后,给了保守派355法令精神上的胜利,却给了开明派仅能留在希联当小弟。在这种微妙的局势下,作为目前整体实力上比较稳定的公正党,应该要对中间选民解释,伊党分裂后,绝对不是造王者,顶多只是搅局者,因为公正党始终让中间选民觉得在联合伊党的立场上是模糊的。在民粹主义当道的年代,鲜明的政治立场才是真正的造王者。
当前希联内部一盘散沙。华哥有病在身,老马的说服力大不如前,祥哥不敢得罪马来选民,布兄也只能扮演支持者的角色。在火箭和土团党可能会遭到注册吊销的危机下,希联领导层应该在此时宣布各党的接班人,好让中间选民安心。
在六神无主的形势下,希望联盟应该豁出去,以选民作为最坚强的后盾。议席分配上要以最有胜算的盟友出征议席,还要对选民强调,60年还不改变,就会再痛苦60年,毕竟一马公司丑闻案,不会比钱包缩水的课题来得痛。
希联可以强化槟城和雪州保住政权的模式,对其它州属因地制宜地劝导中间选民改变,才是变天的唯一希望。就算尝试失败,也已尽力。当然,切莫丢失了希望联盟的铁粉选票。在提出竞选政纲时,可以在执政州属多奖励近两届支持改变的选民,否则注册希联标志失败,团结变天力量的希望就不在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吴嘉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