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是恶性政治循环的始作俑者

马华关丹区会妇女组主席郑春子市议员指出,以行动党反复无常的党性和党格, 马华退出政府之后,行动党是可以重新漂白包装,并制作堂皇富丽的借口,加入国阵或另一个改名换号的政治组合,成为巫统的政治伙伴

针对行动党彭亨州联委会主席梁金福反击何启文,并挑战马华退出政府,郑氏回应说,何启文志在突出历史还原,认同大马首富郭鹤年论断客观正确,行动党当年确实煽动人民推翻开明中庸的东姑,埋下政治恶性循坏。
当然,从历史的角度继续审视,这并非行动党第一次涉及恶性政治。从独立到现在,行动党都把在位的首相当成眼中钉,没有一位在位首相符合行动党的煽动性诉求。可是,行动党身为反对党阵营最多席位的政党,却连副首相官职也不敢提出诉求? 当然,一旦这些巫统领袖加盟反对党阵营,行动党即刻展开美化漂白,把他们美化成国家不可或缺的将相之才。
事实上,行动党是可以热情欢迎巫统领袖的,也可随时奉承伊党领袖。接受与不接受,都是为了勾结夺权,以实现当官当政的夙愿。因此,行动党现在乐意拥抱敦马迎接慕尤丁美化安华,也可以跟伊党哈迪牵手共行,都是权力欲望冲昏头脑。毕竟,半个世纪沉浸政海,始终不能夺权联邦政权,也未免太过煎熬磨折。
我们要告诉选民,历史一直在重演。中庸开明的首相被行动党煽动推翻,留下大量恶性后遗症,给华裔华社带来永恒的伤害。然而,每逢大选前夕,行动党都在复制谎言,煽动选民强硬抗争政府,这些恶性循环的政治生态,都成为行动党的天然政治养分。
事实上,人民可以轻易评断,从以前勾结东姑拉沙里,促销两线制衡,过后供奉安华向华人灌输改朝换代,再串谋伊党贩卖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行动党成为了恶性政治循环的始作俑者。
当然,来届大选再次投票表决,行动党的骗票故事,已经改版换面为“马来人酝酿起义造反,马来海啸肯定登陆靠岸”,以煽动华人跟随505模式投票。然而,实际情况显示:无论是半岛马来腹地选民,或者东马内陆土著,两个铁票仓库的政治情绪都没有出现大幅震荡,来届大选预料维持原来的选择。
因此,马来海啸由行动党热烈促销,是专门讲给华人听的故事,实际上并没有马来海啸这回事,只有行动党领袖在华裔社区不断喷出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