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只”捉1200人

前首相敦马哈迪对他下台至今14年后仍被朝野指控他在位22年期间,曾一再援引各种恶法尤其是内部安全法令镇压反对党、异议分子及其在巫统党内党外的政敌,显然一直耿耿于怀,似乎深感满腹委屈,甚至愤愤不平。

对敦马来说,相对于被誉为“国父”的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位13年共有逾2000人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第二任首相敦马阿都拉萨掌权6年曾援引内安法令共逮捕逾2000人;敦胡申翁出任第三任首相的5年内也有数千人在内安法令下失去人身自由,而他在位的时间虽比其三位前任者都来得长,但他估计“只”有1200人被内安法令逮捕。

这不知是否意味敦马要自行平反,即22年“只”捉1200人足可证明他一方面没有滥用内安法令,另一方面他并未对反对党、异议分子及其在巫统党内党外的政敌“赶尽杀绝”。

仅掌权6年后的阿都拉(敦马不知何故并未提到这位第五任首相在位时有否援引内安法令捉人)于2009年卸任,纳吉成为第六任首相后不久废除内安法令,而专门囚禁内安法令扣留者的霹雳甘文丁扣留营最终也被关闭,若按照敦马那套“论功过”逻辑,纳吉岂不是比敦马甚至历任首相更为开明、维护民主与人权,而目前身为土着团结党兼希盟联盟名誉主席的敦马没有理由非要推翻纳吉不可,否则“死不瞑目”。

话又说回来,在任何民主与法治的国家,当权者为了巩固权位,延续长期统治而动用恶法镇压、逼害和逮捕反对党领袖、维权分子和异议者,且在未经审讯下非法扣留(哪怕是只有一个人“受害”)皆应一律受到批判,留下历史骂名。

不甘3前首相捉人未被抨击

随着1987年10月27日展开的“茅草行动”30週年到来的那一阵子,被指须对当时警方大逮捕逾百名朝野政党领袖包括国会议员、华教人士、社运分子、学术和宗教人员、环保分子,并查禁三家日报负起主要责任的敦马受促应公开认错,并向前被扣留者及他们的家属道歉,但他只表明接受被责怪但坚持不道歉,且像是心有不甘;正如敦马上週三在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陪同下出席“年轻人怎麽说”对话会回答提问时抱怨,历任首相皆曾援引内安法令展开逮捕行动,却没有人生气他们,而被他扣留的人比他们少得多,为何竟沦为受抨击的对象。

由此看来,除最后获释放的“茅草行动”前被扣留者林吉祥及其身为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的儿子林冠英俨如“选择失忆”般宽恕敦马之外(如果曾在“茅草行动”中被扣留的“日落洞之虎”卡巴星如今还在世,他必然秉持一贯的政治原则与立场,继续力促敦马认错和道歉),相信大多数前被扣留者不曾期待敦马会有朝一日表示愧疚。

尤有进者,敦马在这之前一再置身度外般把“茅草行动”大逮捕的所有责任推给警方尤其是时任全国总警长韩聂夫,但如今却坦承倘若今时今日出现同样的情况(种族关係紧张和可能爆发暴力事件),而他仍在位的话,他仍会展开类似“茅草行动”的大逮捕。

为了推翻纳吉及布城当权者,92岁高龄的敦马以“救国救民”的姿态复出政坛,但所有牢记历史教训的国人一目瞭然,这位92岁高龄前当权者在位22年的身上斑斑污渍及恶行至今仍未淨化。

摘录自 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