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视土权挑战华社言论 行动党袖手旁观零反应

马华联邦直辖区宣传局主任刘振国揶揄,行动党在土权组织最近接二连三朝华社开炮后,由上至下竟都静得鸦雀无声,很明显是“爱屋及乌”,不敢随便发声,以免得罪了土权的“好朋友”敦马哈迪。

他说,土权组织是当年敦马支持下所出现的“产物”,敦马也曾出席该组织的大会以示支持;而土权组织主席拿督依布拉欣阿里甚至也开口表明,是马哈迪的“好朋友”,因此他们的关系,已无需怀疑。
“让人可笑的是,行动党拥抱敦马后,竟也爱屋及乌,视敦马的好朋友为自己的好朋友,任由土权一而再伤害华社、挑战华教;行动党也只是袖手旁观。”
他说,行动党目前只是在希盟与敦马的土团党合作,已然对敦马又怕又畏,如果他们合作执政政府,敦马的霸权施政之下,行动党更会是怕得不敢作声,更歪说捍卫华社或华教了。
“行动党的奴性,在敦马面前一而再显露无遗,敦马说要再次展开茅草行动对付华教人士,他们没有反应;如今,土权发嘴炮乱射,他们也零反应,行动党如此的做法,让人感到非常心寒。”
他炮轰,土权组织是野蛮的组织,他们拒绝接受全球化的改变与外面世界的转变,自己固步自封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甘当井底蛙。
他说,土权最近先是挑衅统考的课题,再来挑起叶亚来的功绩,很明显是在挑战国家种族敏感的底线。
根据之前报导,一向与独中统考“对著干”,极力反对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土权组织再措辞强硬宣称,一旦政府承认统考,土权将宣布“开战”,矢言斗个没完没了;接著,土权组织署理主席拿督西拉祖丁也指,甲必丹叶亚来仅是吉隆坡开埠时期的一名地方领袖,南来吉隆坡后,经营鸦片、卖淫及赌博行业,不应夸大他对吉隆坡发展的功绩。
他指出,土权组织连基本的尊重也不懂,马华也绝对不会因此而禁声,将会继续捍卫国家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