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的计算与算计游戏

上周一晚,在国会差点就要见证历史。

真的就差那么一点,大马将发生国会史上首次部门预算案不通过的情况。
当晚,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在委员会阶段寻求通过。眼见对面的国阵议员“不够人”,公正党加埔区国会议员马尼瓦南要求记名投票,而不是平常议长仅以“赞成”与“不赞成”的声量让议员表决是否要通过一个法案或动议。
记名投票需要至少15名议员站起来支持才能进行,马尼瓦南成功了,当晚值勤的副议长罗纳建迪即宣布响铃2分钟号召议员们进入议会厅。根据议会常规,议长必须在响铃2分钟后点算在场议员人数是否达到法定人数,若达到至少26人的法定人数,就可进入投票环节。
不过,议会厅在响铃2分钟后便开始陷入混乱,因为仍有国阵议员进入议会厅,而副议长并没有阻止。在野党议员要求副议长指示关上大门,不准议员再进入议会厅,副议长依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接近30分钟的骂战,朝野互相攻击及捍卫自己没错,副议长都没有出声主持公道。副议长宣布最终投票结果:52赞成票对51不赞成票,国阵险胜,贸消部预算案惊险过关。
事后,我遇到其中一名了解整个部署,留下来参与投票的公正党议员。他难掩失望,不甘心以区区1票之差让贸消部预算案通过,但令他更气愤的是,有些在野党议员明明知道今晚的计划,却没有留在国会。
他说,他明白这是由几名“小小议员”部署的特别行动,所以不是所有在野党议员都予以支持,但他们尽可能亲自告知每一名在野党议员,包括伊党议员,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
他感触地告诉我:“这一次的失败完全归咎于我们的不团结,国阵显然比我们有纪律多了,国阵议员个个赶回来投票,我们的议员有些是明明知道却还是没有出现。”
夸张的是,连党魁都不见踪影,在野党议员座位区第一排是各党党魁,却空荡得只剩下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一人。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雪州大臣阿兹敏、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土团党总裁慕尤丁、沙巴复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这些人个个都有消失的理由,看来他们的私事还真是比国家大事重要。
这一次,在野党虽然接近成功,但还是败下阵来。他们不是输给对手,而是败在自己的不团结,才会又一次算计不了国阵。
只是推翻部门预算案一个小小部署,在野党议员只需要出席国会并参与投票,就有可能创造历史让政府部门预算案不通过;这样的简单配合都做不到,连推翻部门预算案都不团结,还能说服选民及支持者在来届大选让希望联盟取代国阵成立新政府吗?
希盟常说在野联盟人才济济,有许多专业人士与知识分子,绝对能推出比国阵更有素质、更利民的治国方针与政策,赢得选民支持;或许这就是希盟的盲点,总以为选民看不到,或不在乎希盟4党之间团结与否。
殊不知,选民比他们想像中更在意这一点,很有可能因为希盟盟党之间的竞争、猜疑与凝聚力欠佳而将希盟踢出局,宁可选择巫统独大,盟党乖乖听话的国阵。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庄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