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2·0翻版

檳希盟政府要發放700令吉水災援助金,但竟然不准民選的公正黨植物園區州議員謝嘉平處理水災援助金事務,真是奇哉怪哉。

很多人問,為何要這樣?
檳州一號官說,這是因為“內部程序更動”,也是為了在短時間,即10天內完成災民程序,以確保災民都提出申請,更說不要有任何災民被遺漏。
奇了,要確認所有災民都提出申請,不是該由區內的州議員負責登記申請援助金工作,更有效嗎?畢竟選區議員還有議員的服務隊,才比較清楚知道哪個地區受災、哪個地區災情嚴重,也懂得該去什么住宅區找災民,協助災民登記。
難道當官的認為,由自己或派出自己黨的議員“越區”協助登記工作,能比這位當地議員做得更“滴水不漏”,更懂得去哪裡找災民,進而確保不會漏掉任何災民?
最奇的是,11月4及5日檳城大水災時,全檳約百分之八十地區都淹水,也就是說,幾乎所有議員的選區都有災民,為何在檳希盟的30個選區,只以“內部程序更動”為由,禁止謝嘉平處理水災援助金事宜?然后等到禁令曝光,才說伊黨議員沙力曼也被禁止?
災民有何感想?
如果一號官不相信或不信任謝嘉平的辦事能力,但希盟不是一直以來強調平起平坐嗎?怎么不是通知友黨,讓他們另委一議員來處理,反而是直接由自己及委派自己的議員越區“接管””
更讓人莫明奇妙的是,植物園區的災民,明明可以直接將申請表格,呈交給選區內的希盟議員服務中心,現在一個禁令,搞到災民必須去更遠的地方,找其他議員的服務中心交表格,難道坐在冷氣房內的高官,不知這叫勞民?
為何謝嘉平會被禁?江湖傳言……話說謝嘉平在剛過去的檳州議會,針對檳州政府提呈的成立檳州州級公園(植物園)機構法案時,提出擔憂這法案猶如將植物園企業化,恐將影響民眾使用權限,並申訴自己身為議員,卻在辯論該法案數天前才獲通知,倉促下無法詳細閱讀法案內容,結果,遭秋后算賬。
江湖傳言可信度多高,見人見智。但在全國人民這樣熱心將籌到的千多萬令吉款項交給檳州政府賑災后,檳州政府卻上演“禁止民選議員處理水災援助金”事件,如果你是等待援助的災民,會有何感想?
支持者說,謝嘉平活該;心寒的人會說,“這根本是國陣2.0翻版”。
摘录自  中国报/吳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