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救灾失败却推给气象局 马华轰出3炮促林冠英交代

(真相网/程义)槟州爆发空前大水灾之後,全民不分朝野投入救灾和善後工作,有钱出钱丶有力出力,槟州首长林冠英如今却把州政府救灾不力的罪责推给气象局和福利局,意图推卸过度开发导致水灾肇因和救灾反应迟钝的罪责。如今水退了,马华要槟州行动党政府回应人民的问责和质询,如何确保灾难不再重演。

 

马华发表声明“水灾之後,问责之时”,对槟州政府应对水灾危机的能力丶解决水患问题的诚意丶保护槟州生态环境健康的政策,提出3大理性质询,为受害的灾黎讨回公道,保障槟州人民长远的居住安全和权利。

 

第一项质询:当军队已在凌晨1时左右开始救援时,槟州首长林冠英迟至凌晨3点34分才致电副首相阿末扎希求救,然後整个救援工作完全交给中央,州政府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有启动吗?以什麽策略和方式应对灾难?如果州政府连基本的机制都无法启动,如何有效的应对灾难?

 

第二项质询:槟州在短短4年已发生了120次水灾。林冠英以救灾不足而向槟人民道歉,但120场大大小小的水灾还自称经验不足以应付,除了不断抱怨天气丶吉打河河水丶中央拖欠治水拨款丶否认过度开发等,何时展示行动党应付灾难的能力?

 

第三项质询:槟州政府在2018年预算案中,拨出2亿7500万令吉建82个羽球场及4个游泳池,却只拨出250万进行紧急治水工程,如此的资源分配是不合理的。槟州人民当下最紧急的威胁是水灾,为何槟州政府没有把更多资源用於治水,反而兴建更多羽球场和游泳池?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炮轰槟州政府,不应只是以民粹手法来淡化和推卸本身应尽的责任,却没有办法保证槟州不再发生大水灾。

 

他表示,无可否认,各州都曾遭受水灾的袭击,但从来没有一个州的首长或大臣,在灾难发生时不断怪罪他人丶不断推卸责任,只有槟州行动党才会是如此。

 

11月14日,林冠英在槟州议会总结时说,气象局于11月4日大水灾当天,迟至晚上9时30分才发出警报;气象局隔天再度发出红色警报,却没有下雨。他埋怨气象局报天气常常不准,因此指示槟州绿色机构研究及参考国外气象局的做法,设立更准确的天气预报系统。

 

林冠英也不满意福利局在11月4日大水灾时,面对没有足够必需品派给灾民的问题,因为福利局在9月15日水灾时派完必需品,但在11月份仍未补足必需品库存,是不能接受的。

 

林冠英把水灾肇因推给天意,还避重就轻把救灾不力推给气象局预报不准和福利局没库存,槟州政府的责任都推得一乾二净。但是,气象局预报准不准丶救灾品够不够,并不是导致发生水灾的祸源,人民要知道的是为何会发生水灾丶如何防止水灾的发生。

 

如果林冠英不能向人民承诺解决水灾问题,只会把责任推给国阵中央政府,不如把槟州政权也还给国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