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字典无“道歉”

当敦马哈迪不久前被“茅草行动”前扣留者在30年后继续敦促他说声“Sorry”或“对不起”时,他翻查其字典却似乎找不到“道歉”这个字眼,而这位前首相最近面对大马和印尼的武吉斯族群或后裔誓要他Minta
Maaf后,他这回不知能否从其另一本字典突然发现“道歉”这个词。

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敦马愿意改变其初哀,而对“茅草行动”大部分前扣留者及他们的家属之“道歉”诉求乃至77个公民团体的联署,给予正面的回应,他至今为止仍一如既往地把1987年10月27日所展开的大逮捕行动“罪责”完全推给警方尤其是时任全国总警长韩聂夫。看来毫无愧疚之意的他仅表示:“虽然当年发生的大逮捕及未审讯扣留并非出自我的决定,但我接受被责怪。”他也对扣留者遭虐待的违法事件感到遗憾。

一些政治评论员认为,倘若敦马意识到“道歉”可以争取选票,他或许会就“茅草行动”公开道歉,但对反对党阵营来说,赢得大选的关键不在于敦马在位时的人权记录,更何况曾集体认同敦马展开大逮捕的时任内阁成员,尤其是在引发当时局势紧张中扮演另类角色的纳吉,对大马不幸出现这段最黑暗时期也难辞其咎。

相对之下,敦马被指发表所谓“武吉斯海盗论”或“返武吉斯论”而引起日趋炽烈的争议,且持续发酵,乃至不断延烧,顿使这位土着团结党兼希望联盟荣誉主席,在受到武吉斯族群围剿的同时,也触怒具有武吉斯血统的雪兰莪王室,顿使他正承受极大的政治与舆论压力。

敦马至今仍坚决否认他于10月14日在八打灵再也草场举行的希盟爱国锄盗集会上,发表侮辱和诬蔑武吉斯裔的言论。他声称,当时他只是抨击“盗取国家钱财”的恶棍。(据知敦马的原话是:“可能他是武吉斯海盗后裔,不懂他何以迷路来到大马,回去印尼的苏拉威岛吧!”)

具有武吉斯血统的纳吉被敦马影射般抨击后反呛对方,并隐晦地再挑起敦马的印度裔血统问题,也是巫统兼国阵大家长的纳吉表示不想跟敦马一般见识肆意发表“回老家论”。他说,“我没有叫他回去哪裡,我才不叫他回去哪裡,因为我不想堕落到他的道德水平。”(记得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声称拥有“Mahathir
anak lelaki Iskandar
Kutty”的身份证资料,被解读为影射敦马的“印裔穆斯林Mamak”的背景那一阵子,似乎并没有多少团体或人士挺身替敦马叫屈,为他讨回公道。)

警方开档调查敦马是否涉煽动

敦马发表“武吉斯海盗论”后随即掀起轩然巨波,国内武吉斯族群及组织群起抗议和报桉,而雪兰莪王室更是公开表示愤慨,厉斥敦马不仅诋譭武吉斯族群,也间接侮辱雪州王室的祖裔,这种诬蔑言论可被视为煽动大马人民憎恨武吉斯人,而可能引起骚乱;有鑑于此,雪州王室敦促警方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去查办敦马,而全国总警长弗兹指出,警方已开档调查此事件。

尤有进者,印尼的武吉斯族群也掀起抗议怒潮,身为武吉斯人的该国副总统尤素卡拉加入声讨的行列,印尼驻大马大使再林则致函要求敦马澄清其“武吉斯海盗论”。

由此看来,敦马恐将陷入另一场政治风暴,而布城当权者预料会伺机在来届全国大选之前加大对他追击的力度。

摘录自 光明日报 /刘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