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水灾的“千言万语”

洪水在狂风大雨护送下造访槟州的那一天,朋友容少刚好返乡探亲受困灾区,动弹不得。

当时容少那已年过60的姐姐深信能期盼到林首长派人前来救援,但千期万盼希望终归幻灭。过了数小时,向他们一家老小伸出援手的竟是军人与马华志工团。后来作为槟州选民的姐姐说,这一定是林首长致电军队请求救援,他们才会来。
这位前媒体强人朋友不信邪,立刻致电报馆求证,得到的答案是早在林首长拿起电话筒之前,军队已在希沙慕丁一声令下,漏夜出动赶往灾区。
他对姐姐这种一厢情愿的“护神”心态感到啼笑皆非,遗憾槟州百姓中毒已深,但也不得佩服火箭吹牛皮、装模作样,把“好事”往自己身上揽,把“坏事”往政敌身上推的那一套本事。
与开发山林没关系
这位朋友说,他身为前报人没有那么容易被蒙骗,但身在庐山中的亲朋戚友,却掏心掏肺尽信火箭人所说的那些“故事”:这纯粹是“天灾”,与开发山林、填海、山坡发展屋业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们还对林首长半夜三更致电阿末扎希向他求救感激流涕,却对“破坏自然生态”引来滔天大祸的责任,全无追究之意,甚至连此念头也不曾在脑海中闪过!
在大多数槟州灾民眼中,军队救灾,全是林首长“致电之功”,希沙慕丁的“下令”一点功劳也没有;纳吉那句话:“即使林首长没求助,军队也会前来赈济”被看成是在“作秀”;四面八方纷至沓来的赈灾善款,包括邝汉光的那一百万,也是火箭筹募来的,功劳归火箭。
首相当机立断宣布中央拨出10亿令吉以进行排水工程的善意,得到的回应是林首长那句话中有话的:“其余的数十亿呢?”
弦外之音像是:“你是水灾的罪魁祸首,拨款迟迟不发下,才有此祸”。这叫做“得了便宜还卖乖”,也可叫做:“功劳我来领,罪责你来负”。搞政治搞到能“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把赈灾光环尽往自己头上戴”,这种扭非为是,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的确令人叹为观止。
认清“神话”虚假
当朋友以“前报人”的眼光与认知对火箭提出质疑时,却引来外甥与外甥女的群起怒斥,反唇相讥,说朋友是“国阵媒体”的前报人,“中毒太深”,才会尽说林冠英的坏话。
朋友如何“说之以理,晓之以大义”,他们全听不进去,到了辩无可辩,驳也驳不了之时,他们竟然抛出一句:“最多票我两边都不投”
这场不幸的水灾使许多人因此而陷入心理矛盾的挣扎,也使一些人认清“神话”的虚假,看透只会耍嘴皮耍不出“政权”来的客观现实。
如果说“ a picture says a thousand words ”,那一场洪水大灾难是否也道尽个中真伪难辨、迂回曲折的“千言万语”呢?摘录自  中国报/自在小民
摘录自  南洋商报 / 王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