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五十步笑百步

槟州连续12个小时的豪雨,让槟州陷入一片汪洋,几乎全岛沦陷。我的一些朋友说,水灾仿佛是天要亡槟州首长林冠英,因为是他任槟州首长的一个败笔,更有好事之徒说,准备搬一张椅子,好整以暇准备看林冠英如何收拾残局。

老实说,这次水灾槟州政府难辞其咎,除了因为过度发展和没有规划的城市计划,让集水区少了,再加上树木砍伐过度而没有缓冲,雨水一发不可收拾,这是发展惹得祸,槟州有没有对每一个发展做好全面的评估,当然成为众之的。
更何况早前政府派花红给公务员,林冠英又要赢国阵,槟州政府要派得比较多。坊间就揶揄林冠英,什么都要赢,如果把这些钱用来整修排水管,相信这次即使是水灾,也不会这么严重,所以水灾固然是天灾,也是人祸。如今林冠英和槟州政府要为水灾头痛,但有心人会掩嘴而笑,说不定还会为水灾叫好,因为有可能冲击槟州政权。
不过凭心而论,槟州政府固然要对这次水灾负起责任,但是也是“非战之罪”。我相信如果连续12个小时的豪雨是下在吉隆坡,毫无疑问的,吉隆坡也会成为水乡泽国,受到水灾的打击可能更广,林冠英和槟州政府面对的问题,就得由国阵政府来面对。简而言之,有人对林冠英开炮批评,其实五十步笑百步,基于政治因素,而不是有建设性的批评。
一言以蔽之,在我国一雨成灾,是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不关哪一阵营执政。真正的原因是政治人物忙于作秀,并不是真正以民为本,以及贪污滥权等而漠视过度发展所带来的灾难。如果政治人物依然故我,那么一雨成灾的事情还是会不时上演。
摘录自  光华日报/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