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只顾嘴炮不管防灾 水灾夺6命手足无措才求救

(真相网/陈家豪)槟州再度爆发更惨重的大水灾,这次竟夺走多达6条人命,可是,槟州首长林冠英自从日前发生夺走11条人命的大水灾之後,并没有即时和专注展开防灾工作与停止州内的高坡开发活动,反而是天天开记者会骂马华和批评中央政府增建华小的课题。

 

更无能的是,林冠英刚宣布2018年槟州财政预算案,竟然拨出高达2亿7500万令吉建羽球场和游泳池,只拨款250万令吉来进行33项紧急治水工程,原因是去年已有2亿令吉拨款,今年拒绝再拨款治水。这种做法根本是不知轻重缓急,为了收买选票却收买了这麽多人命!

 

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承认,一连15小时的暴风雨,降雨量太大及涨潮高达2.7尺,州内所有天然及人工排水系统无法承担突如其来的雨量。他声称,很多电缆横越河流及主要排水工区,导致排水受阻,以及很多人将垃圾丢入河流及排水道中,导致泵站无法顺利操作。

 

事实上,气象局多日前已发出暴雨警报,若是林冠英不是天天开记者会骂马华,而是专注於防范工作丶指挥清理河流垃圾等,就不会在豪雨降临时手足无措,凌晨才致电向副首相阿末扎希求援。

 

马青槟州团长李明胜炮轰州政府无能,并担忧槟州水患问题将在未来变得更加恶劣与频发,因为槟州水灾问题在希盟掌权以来变得越加严重,如今连不曾淹水的多个地区也一雨成灾,满街都是黄泥水。

 

他痛斥林冠英治理无能,不断在治水责任上卸责,导致州民被迫在水位越来越高的情况下漏夜逃命。

 

2018年槟州财政预算案中,槟州政府拨款250万令吉来进行33项紧急治水工程,而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局则拨出2000万令吉来推动治水工程。

 

李明胜质问,为何一份多年都完成不了的海底隧道研究报告,就花了3.05亿令吉,此外,用来建脚车道打造脚车州的拨款就高达4500万令吉,而建羽球场和游泳池的拨款更是高达2亿7500万令吉,槟州政府分不清轻重的做法令人难以理解。

 

他狠斥槟州希盟政府常以“雨量大丶但是水来得快退得也快”,自夸槟州排水系统很好,事实证明州政府对水灾课题束手无策。

 

槟州80%地区包括威省在10月4日至5日凌晨暴雨成灾,时至下午仍未退水,无数家园泡在水中,人民的损失难以估计,甚至有丧家须在水中用船艇出殡,以及婚礼在洪水中进行。

 

林冠英和行动党领袖一再强调这是“天灾”丶强调雨量有多大,但是全岛和威省的排水系统为何一起失效,造成这场夺人命丶毁民房的大灾难?

 

每一个人都看到,灾区都是泡在黄泥水里,这是从过度开发的高山冲下来的泥浆。

 

早前发生夺11命土崩的丹绒武雅,在这场水灾中又发生极严重的道路坍塌事故,今年初刚完工的山边三层豪宅计划,防崩墙裂开导致道路严重下陷,至少6间豪宅的建筑结构遭毁。所幸豪宅仍未获地契,至今还未有居民入伙,无人命伤亡。

 

“环保议员”丹绒武雅区代议士郑雨 促槟州政府不要再把肇因推指大雨水灾,而是解释为何有此失误,当初竟会批准这项山边计划,由於该豪宅後面是山坡,地下又有地下水,不适合兴建房屋,他与当地居民曾大力反对该计划,并提出可能会发生的隐忧,但槟岛市政厅仍坚持批准。

 

他强调,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对州政府落井下石,但仍希望有关当局能够透明化地向人民交代。为此,他会在明天的州立法会议上绝食,以示抗议。

 

丹绒武雅居民协会前主席陈仁益说,当地居民於2010年就反对该计划,该豪宅计划於2013年就曾发生山泥倾泻,居民甚至已入禀法庭反对该豪宅计划,但行动党政府一意孤行让发展计划照跑。

 

郑雨周曾爲抗议高楼发展而剃光头,也曾质问有关当局难道要他爲了这些计划进一步绝食或裸奔。但是,郑雨周恫言绝食,换来的是行动党支持者冷嘲热讽,叫他直接跳楼自杀或绝食至死。

 

槟州在过去多场越来越严重的水灾和土崩已夺走超过20条人命,多死一个被行动党视为“毒瘤 ”的郑雨周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