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替代预算案 爽!

2018年财政预算案,政府答应发放68亿令吉充作一马援助金。要是希盟执政,这个数目将降至54亿令吉。

首相兼财长纳吉27日在庄严的议会厅公布有关款项,希盟则在两天前由主席旺姐在记者会上“抢先”宣布“拨款”。
反对党最大的好处,就是什么都可以答应,反正讲话不算数也没什么大不了。
希盟老大马哈迪说,给人民援助金是一种贿赂、是贪污,言犹在耳,一马援助金就出现在希盟的替代预算案。
对咯,国阵政府的预算案的确是“大选预算案”,但希盟的替代预算案又何尝不是?而且、而且,希盟的预算案要比国阵的华丽得多。
废除消费税、最低薪金调高到1500令吉。哗,爽死打工一族。但,你懂得什么叫华而不实吗?全世界没几个国家不实施消费税,大马是后来者,北部泰国和南方新加坡早已实行这个税制,证明其对国家经济和发展有利在长远的效用。
至于最低薪金,若从目前的1000令吉一口气调升到1500令吉,哎哟喂,50%涨幅咯,不爽死打工仔才怪。
一切还需按部就班
可与此同时,小商贩不是“黄飞鸿收档”,就是大幅度调高物价,以抵销支付“额外”薪金所带来的压力。
今天,大家都在议论通胀。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研究,食品价格高涨,是酿成通胀率飙升的其中一大主因。最低薪金的制定,导致小商贩被迫在毫无预算下调高员工薪金,所谓“在商言商”及“羊毛出在羊身上”,小商贩最终唯有选择将压力转移给消费人。
最低薪金当然不可一成不变,但一切还需按部就班,一下子从1000令吉调高到1500令吉,必须想到其可能引发不良连锁反应。
道理跟6%消费税是相同的,若这个新税务是从3%开始逐步提升,通胀率或许就没今天这么厉害。但话说回头,国阵不管怎么做,希盟都会说;千错万错,国阵的错。
摘录自  南洋商报 /陈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