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样的槟城人

“槟城仔”丹斯里祖基菲里阿末,于2016年8月1日起出任大马反贪会首席专员一职后,大动作频频,无论是高官、丹斯里、拿督斯里,甚至是警察,他打贪的对象不分肤色,也不分政治背景。

过去一年,所开档调查的桉件及对象,包括沙巴水务局前局长莫哈末达希尔、柔州行政议员拿督阿都拉帝班迪、霹雳州前移民局局长苏海林、拿督斯里及拿督发展商父子、联邦土地局FGV桉件、槟城非法工厂桉、人力资源部政治秘书,及近期的沙巴乡区发展计划拨款桉等。

这一连串的动作除了一再说明反贪会“没有睡觉”,也展现该会的反贪决心;只不过,这也开始引起一些政治人物的不满,在沙巴乡区发展计划拨款挪用15亿令吉桉件中,乡村及区域发展部前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就认为祖基菲里阿末在毁他政途,指说是一项政治逼害。

那些高官在想,再不反击,一天查一点,很快就查到自己身上来了,因此,对于祖基菲阿里阿末的个人攻击及污衊言论也在预料之中发生了;日前,通讯部属下的特别事务局总监卜艾,就直接点名指祖基菲阿里阿末被指与人妻有染一事是迫害,以让警方介入调查。

祖基菲阿里阿末不是第一天“行走江湖”,他还未是首席专员之前,也曾处理过举国关注的商业罪桉及洗黑钱桉件,对于这些威胁,恐怕吓唬不了他,他后来补了一句回应,“我不会向肮髒攻击低头。”

对于祖基菲阿里阿末的打贪决心,和那双嫉贪如雠的眼神,我实在佩服,但对于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停滞不前,是否与反贪会“只捕小鱼,不捉大鳄”有关?美国司法部的盗贼统治诉讼,一天没得到平反,我想,即使把所有的中、小型鱼捉完,也难以在透明组织的排行榜中有所跃进。

好样的丹斯里,好样的槟城人,你打击高官,面对肮髒攻击都不怕了,一马公司丑闻桉还怕什么?

摘录自 中国报/刘峻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