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讲提高醒觉

最近频频听到首长愤愤不平的喊冤,指不喜欢他的人把平地说成山坡。政敌还要他为活埋11人的惨剧负责,要他下台。

事发当天我负责在医院采访,没有到现场,过后两天是周假,虽然不在现场采访,可是看到平面媒体和电子媒体的现场照片,仔细的看,工地的安全措施做得不错嘛!
说是可负担房屋,近千单位可卖得不便宜,不是随便人负担得起。而,安全措施做得这么好,也物有所值。
我想,要怪的话,应该怪这种难以负担说成可负担的社会怪现象。
现在不要说是低收入民众,对一般的中产阶级,所谓加完一切费用分分钟超过40万的可负担房屋,收致州政府可买屋函件者可能连向银行贷款的资格也欠奉。
这么说来,作为社会大多数人的中低产阶级,日子会越来越苦。
可是,当高官的、有钱的发展商也不好过。不要说万物腾涨,生活费高涨,连协助贫苦民众的成本也大大增值,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成事。
可负担房屋可是赚钱很有限的履行企业公民义务的象征式生意,付出那么多代价做好各种防护措施,可是还是崩塌。
那有什么办法,那是天意,天不作美,前一阵子到处水灾的雨季虽然过了,可能后遗症还在吧?
过去的许多发展计划可以吸取到这方面的经验,比如浮罗新路,即使防护措施加强再加强,也难保突然有一天天公惩罚破坏大自然的行为,来一个大崩特崩。
受到指责的人可以说是流年不利,都做得这么好了,甚至可能做得超标的好,更是像他们拍着自己的胸膛说的般,已经循规蹈矩一点也不误,偏偏闹出这么多人命。
不过,有一点必须商榷,市面上什么山坡不山坡和平地不平地的争论四起,都在转移关系人命的大问题。
为什么?
昨天我访问的一名垄尾居民,他全家面对发展计划带来的安全威胁,他向记者申诉,被高官说成是平地的发展计划都闹了11条人命,当地这种就在屋子背后的发展地段高度倾斜泥壁,是否应该叫“计时炸弹”?
平时都发生惨剧,那些就在身旁,必须以塑胶膜盖起来的泥土,还真的很吓人。
如果是一个以民为重的政府,现在应该说的和做的,是避免类似的计时炸弹引爆。
而,谁能揭发那里有炸弹,即使是政敌乱乱讲,也要感恩,无论如何,这对保障人命安全很有建设性,乱讲也有助于提高这方面的醒觉。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周新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