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问责?

作为一州之长的林冠英,在槟州丹绒武雅致命土崩事件的应对模式,令人不敢恭维。

在事件上不认错之余,甚至赶紧把矛头指向发展商,将意外定调为“工地疏忽”。还提出自欺欺人的“汽车论”自圆其说。但如今发展商又不愿做代罪羔羊,坚称本身遵从所有安全规格。
看来整起风波很可能又会像我国政坛最流行的推卸责任闹剧一样,最终千错万错都是当时在工地施工工程师和工人本身的错。
至于上面的发展商高层和州政府高官,则继续高枕无忧,撇清关系。
但此等态度,跟林冠英在应对一宗一年多前发生在吉隆坡的吊钩砸死女司机工地意外,存有天渊之别。当时的林冠英向肇祸的另一承包商,不知说了多少句让信众拍烂手掌的中听狠话:“有错是正常的。但最重要做错了,是男子汉就要出来交代”
“性命关天。若没交代,那就不是人的处理方式。我不允许这么狠的态度。若不愿交代,别想在槟城呆下去。不管他来自哪里,都应滚蛋。”
由于该承包商当时恰好也获得槟州海底隧道工程,林冠英正义凛然地向其下达最后通令。
你看,当时林冠英的作业标准可谓符合其一贯被称为“神”的完美无缺,只要涉及任何一条人命,都不容妥协问责。
但此一时,彼一时。
尤其当问题发生在本身直接管辖的州属,即便牺牲了十数条宝贵性命,他的问责标准突然出现180度转变。
即便有关山坡发展工程,被揭发早在数年前就被环境局、当地环保非政府组织,乃至其本身议员的极力反对,但他依然坚持把所有异议扫进地毯下,稳稳靠拢在发展商那一边。
当然,从政策面而言,你也可以要求环境局负上部份责任,因为没有严厉执行环境素质法令所赋予的权限,制裁有关不听劝单位。
但回到更复杂的宪法权限,由于土地使用乃州政府主权,最终即便环境局的回馈多么专业和有力,也无法阻止州政府的一意孤行。
另一不可忽视的因素,正如我早前时常强调的,当局一般有对政府对政府(G to G)工程给予特别政策宽松处理的惯例。即便如今部份州属已由不同政党执政包括槟州和雪州,但类似惯例依然在政府部门和官员之间盛行。
但任谁都明白,类似作业态度是非常不正确和消极的。任何工程计划都必需符合专业的安全规格操守和标准,而不容有任何妥协。不然,则将会把人民暴露于巨大安危风险中。
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林冠英居然还有心情和空间玩弄政治游戏,以马华所设立的拉曼学院也在该工地附近,作为质疑环境局早前拒绝批准该发展计划的理由。
而同时却完全无视前者乃低层建筑,而后者则是一栋超过50层高楼计划的事实。
既然你坚持有关山坡发展计划符合你本身制定的规格和指南并给予批文,那么最基本的严密施工监督工作总该有吧?这难道又不是州或地方政府的责任?而监督不力,又需不需要问责?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吴建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