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被揭撒谎卸责护金主 蔡金星斥火箭变发展商政府

(真相网/程义)丹绒武雅发生山坡高楼工地土崩的惨剧,槟州首长林冠英和其行政团队百般推卸责任,不断自打嘴巴。林冠英公然发文告撒谎,指工地距离采石场的“爆破点”(Blasting Point)有714公尺,所以符合安全标准。但根据环境部的真正安全标准,住宅必须距离采石场的“碎石点”(Crushing Point)超过500公尺,土崩工地距离只有169公尺。

 

槟州政府玩弄各种字眼来掩饰错误和维护发展商,甚至指土崩是“工地意外”,罪责全是在承包商。这些说词都是为了帮州政府和发展商脱罪,无视11条人命枉死在黄泥堆下。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抨击行动党槟州政府彻底变质,如同许多非政府组织所说已沦为“发展商政府”,只顾发展商的利益,罔顾州民生命安全。

 

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极其直接和简单:环境局於2015年反对这项发展计划,槟州政府却批准了这项计划。

 

如今这项计划的建筑工地发生土崩,并导致11人无辜丧命,但是,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辩解说这项发展计划“符合所有条例”,因此槟州政府才予以批准。

蔡金星质问,所谓的符合条例是符合哪些条例?若符合条例为何会发生土崩?曹观友一边说槟州政府将成立州元首调查委员会来调查,一边又迫不及待的强调这起事故并非因为工地和采石场相近,而是因为“工地专业疏忽”引起。

 

委员会都还未成立,槟州政府已经作出结论,并极力为有关计划辩护,无异於为发展商的利益辩护。槟州人民眼前可见的事实是,在行动党的眼里,发展商的利益比人命更重要。

 

蔡金星指出,这起夺走11条人命的惨剧已让行动党槟州政府倾向发展商利益的政策曝光,包括:1.槟州政府拒绝采用房地部的山坡与高地发展指南,反而自行推出2012年山坡发展安全指南,槟州政府给予的理由是槟州的地理形势与其他州属不一样,此说法令人费解。

 

2.丹绒武雅至直落巴巷在2020年槟州结构大蓝图已被列为第二走廊,其发展限制已明文规定,发展密度不可超过每英亩15个单位,可是事发工地却有高达900多个房屋单位。

 

对此,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陈德钦也痛斥槟州政府不断的以各种藉口企图模糊视线,转移焦点和寻找代罪羔羊,令人民感到心寒。

 

他指出,丹绒武雅土崩事件是槟州史上最严重的人为惨剧之一,太多疑问须由槟州政府一一的公开向人民说清楚丶讲明白,核心问题便是为什麽环境部已拒绝申请,这项发展计划还可进行?如果州政府当初听取环境局的劝告,那麽今天的土崩事故就不会发生。

 

在土崩惨剧发生後,林冠英没有第一时间追究责任,反而第一时间推卸责任给承包商,把承包商视为挡箭牌,但若州政府当初听取环境局的劝告,今天的土崩事故就不会发生。

 

陈德钦指出,各方质问和官方细节已不断流出,包括房地部长诺奥马揭露槟州政府没有采用该部的山坡与高地发展指南,以及环境部长列出该发展地段不安全,但州政府及槟岛市政厅依然一意孤行的批准和进行该计划。

 

更关键的是,国阵策略通讯团队副主任徒忠披露,不只是环境局,就连槟州地方政府城市规划小组同样拒绝该项山坡发展计划,但最终却获得林冠英出任主席的州级规划委员会的核准。因此,有关计划是否获得林冠英的“特殊待遇”,才能在反对声中顺利通过?

 

陈德钦斥责槟州政府和林冠英不能为了脱身,企图把拉曼学院拖下水,把教育政治化。

 

11条人命等着州政府给予罹难者家属一个交代,林冠英和团队越是砌词狡辩,就浮现越来越多的疑问等着槟州政府向人民作出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