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观友承认无视环境部反对 林冠英为金主硬批违法工程

(真相网/陈家豪)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工程发生山崩夺走11命,并不是州政府所说的“工地意外”,而是槟州首长林冠英为了发展商利益,一意孤行违反环境部和房地部的指令,滥权批准这项违法计划,就连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已承认,州政府的确曾接获环境局的来函反对这项山坡。

 

曹观友说,州政府早在2015年1月接获中央政府的环境局致函,反对在高危山坡兴建50层高楼,但州政府没有理会环境部的反对。

 

短短一个月後,这项工程於2015年2月获批准,其建筑蓝图是在2015年5月被通过。由於土地用途是州政府的权力,批准和监督工程也属於州政府的权力,中央政府无权插手。

 

对此,环境部痛斥槟州政府和发展商草菅人命,违法批准和施工,才会导致导致惨剧发生。

 

任何工程尤其是山坡工程,都需要经过环境评估才可以施工,就如“两岸三通”3条大道和海底隧道计划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拖延多时没有文下,州政府推说是环境局的评估报告未出炉。

 

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计划的发展商是文秀集团的子公司Taman Sri Bunga有限公司,其老板林建成是林冠英的“好朋友”。所以,这家公司可以在没有满足环境部的严格条件下,获得州政府批准展开工程。

 

该工程工地附近是一个永久性的花岗石采石区,自1960年代开始运作,每月进行两次炸石活动。天然资源与环境部指出,由於工地与采石区距离太近,炸石会影响工地的山坡,因此该部并没有批准发展商展开工程,但发展商草菅人命,槟州政府也没有介入及监督。

 

曹观友回应环境部的指责时说,尽管环境局不赞成进行有关发展项目,但槟岛市议会一站式中心(OSC)委员会当时考量超过20个机构的意见,其中一个单位即矿物和地质科学局给予批准,因此,不能单单依据环境局说法而作出结论。

 

他强调,有关发展商符合所有条件,况且环境局在同一个地区曾批准另外2项发展计划,所以州政府不理会当局的标准,只要这个49层楼高的发展项目距离采石场超过350米,就符合州政府的指南。

 

另外,房地部长诺奥马指出,该发展计划原定的建筑物密集度应该是每英亩30个单位,而不是州政府计划的每英亩147个单位,但是,槟州政府并没有采用房政部制定的山坡与高地发展规划指南,而是采用本身州政府的“2012年山坡发展安全指南”。

 

目前只有希盟执政的槟城丶雪兰莪和伊党的吉兰丹州使有本身的发展规划指南,其馀州属和联邦直辖区则采用房政部拟定的指南。

 

诺奥马表明,虽然该部有制定指南,但州政府有权力决定遵守与否,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呼吁州政府参考和遵守有关指南,而不是强迫他们。万一发生任何不幸事件,那是州政府的责任,别把这笔账算到中央政府的头上。

 

无论是槟州民间组织和中央的环境局或房地部提出反对意见,都是以人民的生命财产为大前提,但槟州政府却是以发展商的利益为先。可是根据宪法,土地和土地用途是州政府的事务,中央政府没有法定权力阻止槟州政府或任何州政府批准的任何发展项目。

 

槟岛前市议员兼槟城论坛代表林马惠博士也揭露,是州政府“骑劫”地方政府权限,去帮助发展商达到发展目的。

 

这个项目最初也被槟岛地方议会的城市规划部门否决了,但是,州政府却强行介入,林冠英在自己担任主席的州级规划委员会(State Planning Committee)会议上,推翻了地方议会的决定,以“特殊项目”为藉口批准违法工程。

 

曹观友只是为虎作伥的帮凶,谁是害死11条人命的真凶,已是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