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想到的“尷尬”

希盟举办“爱国锄盗”大集会那天,火箭的林氏父子缺席,由陈国伟代表行动党与会。希盟共主的敦马哈迪医生是大会主讲人之一。大会要传达的讯息应该是“爱国”与“锄盗”。“爱国”的核心内涵应该是老林与老马早前倡议,并炒得火热的“救国论”;“锄盗”的对象应该是没证据却被希盟硬指为“盗窃”国库银两的希盟首号政敌,也就是那个“千夫所指”、“万千‘宠爱’在一身”的人物。

有人认为希盟推出的这个“产品”不是健身补体的“维他命”,而是一颗致命的“拿你命”,但过去好长的一段日子,市场反应冷澹,产品滞销,所以这次的大会堪称是“拿你命”的大规模“展销会”。有人却把它称为“炒冷饭”大会。二者都有道理。

关注这个大会的人大多把目光聚焦在“出席的人数”、“主讲人讲些什么”以及有没有人前来挑衅!没想到一位报业工作者(某报北马办事处主任)黎添华先生,却从另一个角度来跟踪大会进展,还发表了大作《锄盗,信他!》。全文以“我笑了”这一主线来贯串。令他“笑”的原因在于其中一位主讲人曾被行动党贴上“朋党祖师爷”、“贪腐滥权始作俑者”的标籤,现在他上台讲“锄盗”、讲“肃贪”显得滑稽、可笑,弄不清他是在“攻敌”还是在“伐己”,所以这个媒体人觉得“好笑”!

他还有所坚持地说:“他(敦马)可以忘记,而一些我曾深信不疑的政党可以因为政治利益而选择性失忆,但我不能。”

主办当局卖甚麽药?

冷眼旁观的笔者对这个大会的反应,可用“尴尬”二字来归纳。出席大会的人潮不够多,有人说5000,有人说8000,这是第一个“尴尬”。主讲人因过去有“污点”,是“非其人”的主讲人,在这样的场合“大发伟论”,不仅令他自己“尴尬”(除非他患失忆症或脸皮够厚),也令主办方感到“尴尬”。劳民伤财、劳师动众,在大选前夕举办这样的一个“誓师大会”,得到的却是“尴尬”,真是众人始料不及之事。

不久前公正党会员大会,祭出“举牌”支持安华出任第7任首相的措举,令自己也想回锅当首相的敦马“尴尬”不已。现在又再设一个“舞台”把他摆上檯面去让他“重温旧梦”,再尝“尴尬”的滋味。不知主办当局葫芦裡卖什么药?是刻意安排叫敦马别那么嚣张?还是无心之过?不过希盟这样的组合有这样的“尴尬”,乃理所当然,恐怕今后还会有!

据林冠英说,即将在槟城举办的“茅草行动论坛“敦马不能出席,原因是另有要事。依笔者看,更大的可能是有了上两次的”尴尬“,傻子都会选择“迴避”,敦马这么厉害怎会愚蠢到再去面对第三次的“尴尬”?

摘录自 中国报/王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