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反对,今日的答案

很多灾害都是人类破坏了大环境,导致原始地质变了样,影响了四周围地段。

日前的槟州土崩事件,地方政府还未查证就公佈是工地意外,这是什么道理啊?

难道过去居民协会的反对声音、州议员提出的意见、一些机构的建议,不就是今日的答桉吗?

笔者不敢相信山旁的发展,不会影响大自然环境,尤其噼山填海,这种向大自然挑战极限的发展,还不是人类破坏地球、毁灭了原始森林吗?

填海计划导致周边地区生态环境污染,噼山开发把山腰砍掉,把山坡剷平,这不是挑战天意吗?

虽说愚公移山是一种坚持到底的精神,可愚公是把门前的山移动旁边,呵呵!

近来的岛屿发展趋势,就不懂威省属于槟州吗?难道政府不能限制山区发展,鼓励发展商到对岸去,威省三区还有许多发展空间啊!

秃头山峪会不会成为城镇花园?发生意外的地方会不会在若干年后,又再来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工地事故?唉!

摘录自 中国报/ 王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