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人叫愚勇

警察抓到三个人,还有土制炸弹。

警察一哥说,这证明恐袭啤酒节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有意为难公众。
冲着这句话,我觉得两边都不对劲。一边是公众,一边是警察。
公众这边有什么不对?就是怀疑恐袭是空穴来风,认为警察一味靠吓,过去办了几次都没事,怎么这次就多事?
关系到“安全”两个字的时候,怀疑警察是愚蠢的,若要表现自己勇敢,那也只是勇敢的愚蠢,因为事关安全,我们怀疑不起,玩不起。
你看,有人衰多口在机场说了“炸弹”两个字立刻被捕。机场保安人员凭经验难道看不出人家是说笑或说真的?但事关安全,他们不凭主观判断,而是严格照程序把人抓了,一丝不苟把安检重新做了,然后才放行。
所以,当警察说有恐袭时,我们应该说,我相信,但请你保护我们活动的安全,而不是禁止我们的活动。
警察方面,因为可能有恐袭就禁止活动,理由蹩脚,大失雄风。
我们看到先进国家在遭遇的恐怖袭击之后,政府总是出来叫人们照常生活,该干啥干啥,鄙视不向恐怖袭击屈服。
我也不赞成聚众饮酒,但用这个理由来禁止,显然就是向恐袭屈服,
我们相信警察没骗我们是一个层次,相信警察会保护我们,对警察有信心是另一个层次。
摘录自  南洋商报 /张木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