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遏制伊斯兰化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早前指出,近期发生的啤酒节活动被禁、清真洗衣店及丹州男子穿短裤被罚课题显示,我国在505大选日益走向伊斯兰化及神权化,这是长年累月酝酿形成的趋势。

伊斯兰化趋势的程度,以至马来统治者也不得不出手制止。先是柔佛苏丹对麻坡一家公告只限穆斯林光顾的自助洗衣店表达不满,并指示有关业者撤回规定并道歉;接着,玻璃市王储也对州内出现的类似洗衣店,发出同样的指示。

统治者理事会日前也发佈声明,批评有人试图以伊斯兰之名,破坏马来西亚的和谐与团结,这些人的举动超越一切合理恰当的标准,危及我们多元宗教、族群社会的和谐。

伊斯兰鼓励穆斯林尊重他人、中庸、包容,其名誉不可为若干群体或个人的分裂行为所玷污,以致人民产生离心。

神权势力膨胀,渐渐侵蚀马来西亚中庸多元的建国之本,连代表王权的世袭统治者也担忧不已,而决定表态。伊斯兰保守势力也许会因此而稍微收敛,但是,要说社会整体伊斯兰化和神权膨胀的趋势由此而止步,未免言之过早,也过于乐观。例如,一名伊斯兰发展局(JAKIM)宗教司就极力捍卫穆斯林专属洗衣店,甚至以不点名方式公开批评柔佛苏丹禁止穆斯林洗衣店的做法。

王权与神权相互对立

这极可能形成王权与神权在宗教课题上意见分歧乃至相互对立的局面。所谓王权,具体指的就是最高元首和各州世袭马来统治者、正式的王室成员,相关的法律、制度和官方机构等,乃是国家建制的一部分。

统治者对日趋严重的伊斯兰化现象表态,甚至以实际行动介入市民商业活动(指示洗衣店业者撤销限令),固然令人担心王权膨胀,或将破坏君主立宪体制的基础。

不过,第一、王权本来就是国家建制的一部分,只要统治者始终在宪法赋予的框架范围行事和发言,就不至于造成太大问题。

第二、伊斯兰化日益严重的趋势,原本应该扮演纠错角色的政治领袖不仅无动于衷,犹有甚者,在选票考量下,为了迎合佔多数的马来穆斯林的观点,甚至将此趋势据为己用、推波助澜,成为推动这股伊斯兰化趋势的一分子。

马来统治者非民选领袖,没有选票考量,甚至无需顾及群众意见,全凭本身角色和价值行动。王权之超脱于民意,既可能是宪政体制的不安因素,但也是对抗伊斯兰化现象的必要条件所在。

那么,所谓神权,指的到底是哪些人或事?相对于王权,神权的内涵更模煳,也更广泛,既包括伊斯兰党、诚信党等自我标榜为伊斯兰斗争,争取落实伊刑法的政党,也包括各级政府的宗教机构和宗教官僚、主张极端宗教理念的宗教团体、宗教司、学者和媒体等,各式各色,不一而足。

神权势力有多大?有多少人?难以界定,更难以统计,这才是麻烦所在。

摘录自 中国报/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