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不可口,火箭不可乐

是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或者苦中作乐;对希望联盟来说,这一切恐怕只是不快乐的开始。接踵而来斗墙之如坐针毡,其实正在排队而来,万万不止眼前社会主义党的这一桩个案。

大选靠近,战火四起,乱象毕出。当中,社会主义党高调宣布,将会委派中委阿鲁仄万攻打乌鲁冷岳国会议席,同时安排新人聂亚兹阿菲克(Nik Aziz AfiqAbdul)上阵角逐士毛月州席。
尽管因此备受指责不顾大局,触发多角战,成就巫统和国阵坐收渔翁之利,党之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医生坚守底线,要求选民拒绝“用可口可乐,换百事可乐”之举。
是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或者苦中作乐;对希望联盟来说,这一切恐怕只是不快乐的开始。接踵而来斗墙之如坐针毡,其实正在排队而来,万万不止眼前社会主义党的这一桩个案。
彭亨伊斯兰党如今也拟在来届大选,决议大动作地派出代表搅局,出面挑战民主行动党名下至少4个州议席;而且预计火箭的候选人,可能因此失去这些当初只以少于100张多数票赢得之议席。
何解?记者会上伊党彭亨州主席罗斯里解释,行动党早前之所以扭转乾坤,夺下议席皆是出自伊党选民的大力拥护。这四席中,越有1000至3000张选票乃是来自伊党忠贞不移的拥趸和粉丝。
如今两党分手了,彭亨伊党放眼上阵35个彭亨州议席,且有信心赢得21席;尽管上届选举之中,月亮组成的大阵容,结果只攻得下丹绒隆坡、米昔拉和瓜拉士曼丹3个州席。
不管怎样,分裂之后,行动党在第13届大选胜出的丹那拉打、都赖、文德甲、美律区、吉打里、沙拜和直凉,一不小心,确有可能失守,最终不得不拱手让出得来不易的议席。
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苏菲安所言,也正是这么一回事:一对一的单挑,确对国阵不利;万一出现相争的三角战,则把在野党逼到死角,伊党和公正党甚至可能将会遭遇惨败。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RSIS)约翰沙拉瓦纳慕都(JohanSaravanamuttu)博士显然也认同这点:伊党本党本身的赢面虽小,影响深远,乃至左右了各党的胜算。
一众学者此番之言,说来不过是道理浅显的老生常谈:团结就是力量,反之,月亮不可口,火箭不可乐。尽管这样,虚张声势的伊党之高层和基层,显然一点都不在意,而且一再夸夸其谈,冀待下一个政治海啸和奇迹,翻转政局,重写版图。
毋庸政治的论述,按照常识想,大家想必知道,领教了伊党这些年月的出尔反尔,华社上下,谁也不愿背着良知,蒙着双眼合家一起投月亮一票。要是这样,一个个灰色的选区,行情如何,还用说吗?
早前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推算,西马总计的165个国会议席,希联预期可以拿下113个席位,伊党可能只得微不足道的2个席位。此说虽然夸张,但是,月亮今后的好景不再,有目共睹,迨无异议。
同理,一旦少了盟党齐心的外援和助力,火箭的成就,相信也不过如此,还是小事;但是,这个国家乍然初现微光的两线制,自然随之若存若亡,一言难尽。处境如此,如果马来族群吹起的反风不强,谁将可口可乐,谁将百事可乐,也就自不待言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