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凭无据自称义兴後人要争产 林冠英出卖华社遗产疑点重重

(真相网/程义)行动党国会议员“双黄”黄泉安和黄伟益找来一班来历不明的“义兴後生兄弟”,自称义兴公司传人要抢夺槟州华社遗产名英祠和爱情巷50号产业,可是,他们目前完全没有文件可证明他们在产业上的法定地位,只是空口说白话。这批人跳出来节外生枝的背後真相被踢爆,是因为槟州首长林冠英已暗中卖掉产业!

 

林冠英日前宣称要宗联委收回以市价200万令吉买回产业的信件,只须付1令吉地价申请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宗联委再次上当,宣布收回信件,和平落幕,没想到林冠英却指示两名宠信“双黄”来一招回马枪,找一班所谓的“义兴後生兄弟”出来争产业。

 

宗联委主席张威如早前公开质疑,林冠英早前已将爱情巷50号产业偷偷卖掉,要求州政府交代真相,宗联委愿意出钱买回来,不能让华社遗产落入外人手中。

 

据槟州内幕网站报导,该产业是卖给前首相马哈迪亲信前财政部长达因的妻子,由於这起产业风波越闹越大,激起槟州华团和全国义兴同道的公愤,林冠英要说服买家交还这个属於华社的产业,以及在土地局那边做手脚,消除掉曾经卖给达因妻子的纪录。

 

因此,林冠英指示“双黄”找来一班“义兴後生兄弟”出来闹事,以便拖延时间,搁置宗联委以付1令吉的地价重新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的申请。

 

10月10日,黄泉安和黄伟益召开记者会安排一帮“义兴後生兄弟”发表集体声明,要求槟州政府基於“义兴公司产业主权归义兴”的大原则,“顺天行道”把爱情巷50号产业的主权交回给义兴後生兄弟。

 

然而,他们目前尚无文件可证明他们在爱情巷50号产业上的法定地位。发言人张桂城说,他们还在寻找有关证明文件,同时也会向州政府了解所需的文件。

 

他们声称洪门五祖二房方大洪为他们的先祖,当前在义福街48号“英寿堂”(现称为“名英祠”)所供奉的就是其先祖方大洪,所以要以合法继承人或实质受益人之地位,通过法律管道及程序,向槟州政府提出取回义兴公司产业主权之申请。

 

这些人无凭无据无文件,自称是“义兴後人”就要争产,中文报记者追问何以“义兴後生兄弟”在事发多时才出面,张桂城说,初时他们选择静观其变,毕竟他们的身分不能轻易露面,但後期事件越闹越烈,他们才决定站出来。

 

张桂城指责有民间组织或个人公然跟槟州政府大搞对抗,无视“义兴後生兄弟”的内心感受,因而挺身而出,但他保证绝对不会让槟州政府为难,也不会煽动槟州华社跟州政府搞对立。

 

其口吻完全就是槟州行动党的“政府後生兄弟”,而不是义兴公司的风范,有拿督头衔的张桂城无法解释,为何他们20年来对有关产业不闻不问?2003年,名英祠因後继无人而破败不堪,仅存的信理员朱春玖(日前已故)通过报章呼吁社会协助修复名英祠,这些“兄弟”在哪里?

 

可笑至极的是,黄伟益把这班“义兴兄弟”当作贵宾,他表示会尽快安排这些人的代表与槟州首长会面,以商讨取回爱情巷50号产业的事宜。

 

据《光明日报》报导,黄伟益对记者声称名英祠信理员已故朱春玖的後人也有出席记者会,并在记者会结束後上前与他打招呼及自我介绍。可是,记者四处探听,现场没有人露面自称是朱春玖後人。

 

就算有朱春玖後人的存在,他也不是华社遗产的“继承人”,因为名英祠并不是朱春玖的个人财产,他只是产业信理员,无权把产业传给自己的後代。

 

宗联委当年基於保护历史古迹的社会公义,与朱春玖办理接管手续成为管理单位,承担修复名英祠的责任。宗联委欲通过州政府合法接管50号产业,2012年拜会槟行政议员曹观友及土地局官员,并同意让州政府先充公50号产业,宗联委再申请接管。

 

事实上,当有关产业已被政府进行充公手续之後,法律上就不再属於任何“义兴後人”,就算他们的先人真的曾是爱情巷50号产业的5名信理员之一,“义兴後生兄弟”也没有法律地位讨回产业。

 

搞风搞雨的“双黄”不可能不知道如此简单的法律常识,事实上,他们根本是要故意刁难宗联委和拖延时间,掩饰林冠英胆敢卖掉华社遗产的罪责。

 

林冠英之前声称如果以1令吉将产业转让给宗联委会被反贪会调查,所以为了不害到首长,宗联委唯有筹款来购买产业,可是林冠英却说:“你是要我死给你看”。

 

宗联委主席张威如日前表明:“槟州政府不要再玩我们了,直接说给丶还是不给;产业是卖了,还是没卖?”即使该产业已给人买走,宗联委也会设法再向买走的人买回产业,他希望首长自己讲过的话要记得,这起事件大家都在看,而天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