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要学校当磨心吧!

学校一直钱不够用,很烦;但没想到政治人物送钱上门,也一样烦。

钱不够用时,学校三机构成员要发动捐款运动;要建校时,要到处找人认捐、找单位协助筹款。

在槟城的学校,每年时间一到就做计划书,向教育部及槟州政府提呈申请拨款,维修校舍。

若学校不用申请就获得拨款,肯定是件很愉快,也很令人感动的事。

近日,槟州一号官为州内12所国民型中学(华中),出了一道难题。

他宣佈将额外拨款给州内12所华中,每所5万令吉,他将在年尾前亲自进入校园移交拨款。

华中三机构会怎麽做?

本来额外获5万令吉的拨款,应是很高兴的事,但州一号官说要进入学校,还说,如果被阻止(进入学校),最终是华中损失。

所谓的损失是什么?一号官没明说,但也引起猜测,是不是“学校不开门进入,就不能获得拨款?”

这下子,12所华中三机构会怎么做?

欢迎槟州政府领袖进入学校移交拨款吗?但教育局主任一早已言明,各州首长及州务大臣须教育部批准,才能访问学校,是一项传统程序。

若婉拒州一号官进入学校移交拨款,州一号官又说,华中会面对损失?

为何数年来,都是在光大移交进行的移交教育拨款做法,会变成要进入学校进行移交仪式?

有两种分析:

一:要以州一号官被拒绝进入华小,及巫统领袖进入校园,还有学生唱党歌挥党旗事件,突显中央政府不公平对待希盟首长与领袖。

二:要12华中三机构董事“反抗”教育部,改变不让反对党执政州属的大官进入校园的传统程序。

埋怨情绪带来选票效应

特别是教育部阻止反对党政府大官进入校园,而令华中失去5万令吉拨款,自己又不额外拨款给华中,能在一定程序上激发更多人埋怨中央政府,而埋怨情绪一旦发酵,就能带来选票效应。

不过,这一着棋,也有一定风险。

一:或带来反感情绪,特别是大骂国阵把教育政治化的人会反问,为何国阵把政治带入校园,希盟领袖也要“有样学样”,把政治带入校园?

二:数年来都可以在学校外移交拨款,为何今年特别要在学校内移交仪式,还表明若被阻止(进入校园)华中就会蒙受损失?

看着网民挖出州一号官在今年3月讽刺马华副教育部长张盛闻的谈话,“如果张盛闻不能亲自移交特别拨款给华小,可以通过TT(电汇),可能他(张盛闻)没听过这项服务”;再看看即受中央教育部管制,又常年为钱而烦的学校单位,如今还要面对州一号官欲进入学校移交拨款的要求,唉,何苦为难学校呢?明明可以“TT”啊?

放过学校吧。

摘录自 中国报/吴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