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通病

希联在重要议题上防守、回避,只靠国阵提振经济无力,百货腾涨及人民对消费税的怨怒,来维持政治元气和能量,在国阵拖延选举下,单靠对手错处,似乎很难保持势头。

505全国大选时,全国1320万名登记选民中,有1120万人履行其公民责任投下神圣一票,投票率达85%。但来届全国大选对大马未来历史转折至关重要,人民准备好了吗?
朝野势力大重组、原属执政阵营的敦马哈迪破党而出,投入反对党阵营后,马来票进一步分裂,从三分天下(巫统、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走到一分为四(土著团结党),大马已来到历史分水岭。
但一如许多政治观察员说的,纵然国阵尤其巫统是不利传闻缠身,一马发展公司风暴更是悬而未决。但不要低估纳吉、高估马哈迪,因为纳吉至今就算步步惊心,却未被击倒。
相反,敦马虽与一众反对党领袖成功在巫裔社会,推波助澜掀起马来选民支持的小浪花,“马来海啸”更成海内外政治观际员关注的现象、犹如政治显学。
但反对党在种族和宗教议题上,处于被动防守是不争事实,马来海啸仍待起。伊巫合作趋势渐明,宗教极端情绪不断被挑动,但希望联盟对马来人地位和伊教化议题上,显得回避。
希联在重要议题上防守、回避,只靠国阵提振经济无力,百货腾涨及人民对消费税的怨怒,来维持政治元气和能量,在国阵拖延选举下,单靠对手错处,似乎很难保持势头。
这从希联号召于10月14日举行的“爱国锄盗集会”,距今剩下不到一周时间,但这场选前大集会反应非常冷淡,可见一斑。
希联人自己也不讳言,反对党阵营在来届全国大选,面对两大挑战即仍有400万国人未登记为选民,二是有民众主张投废票,以展示不满。
实际上今年法国总统选举,便有25.44%选民放弃投票,占总数四之一,成法国半世纪以来之最。更严重是,出来投票的选民中,竟然有11.5%选民投下白票(约300万人)或废票(约106万人)。
这是大马政党有必要关注的现象。许多反对党人至今,都一味谴责敌对人马鼓吹废票,一旦选民投票率低,国阵便可从中得利。
这样说法固然没错,也是原因之一。但为何对手的“鼓吹”会渐成趋势,当中必然是因人民对反对党的不满,在一些重要议题上的回避态度,无法说服人民有直接关系,而非单纯对时局难变的无力感。
但没有正面去探讨问题、面对问题,似乎是所有政党的通病。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