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英祠风波一波未平一波起 火箭双黄假借义兴後人搞风雨

(真相网/程义)扰攘多时的槟州华社遗产名英祠与爱情巷50号产业风波,宗联委受到行动党槟州政府和的百般刁难与一再欺骗,最终在州外内华团共同施压州政府之後,槟州政府终於态度软化,纷争有望告一段落。可是臭名昭彰的两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即“火箭双黄”黄泉安和黄伟益却当“搞屎棍”,节外生枝再掀风波。

 

“双黄”声称有“义兴後生兄弟”出面索讨爱情巷50号的主权,坚持“义兴产业主权需交回给义兴”。问题是,百年历史的名英祠20年前已拖欠2万令吉地税且年久失修,过去20年来不曾有所谓的“义兴後人”现身解决问题。

 

如今槟州政府为了面子,不惜安排有心人制造无稽之谈,再次无风起浪搞破坏。可笑的是,这些“义兴後生”尚且不敢现身,“双黄”却藉此大作文章,让人民看清楚政客的无耻真面目。

 

义兴公司在1890年被迫解散後,其末代领袖就将原本供奉在义兴街总部的历代领袖神主牌,搬迁到名英祠。就此,他们将原本称为英寿堂的建筑改建成为祠堂模式,供奉历代领袖神主,并称为名英祠。

 

2003年,名英祠因後继无人而破败不堪,仅存的信理员朱春玖(日前已故)通过报章呼吁社会协助修复名英祠。宗联委当时基於保护历史古迹的社会公义,与朱春玖办理接管手续成为管理单位,承担修复名英祠的责任。

 

如果有那些“义兴後生兄弟”的存在,岂容历代祖先的神主牌蒙尘?朱春玖如果有後人,须要登报纸求助?宗联委义无反顾承担起延续历史香火的重任,十馀年来辛苦奔走,为了华社遗产而不惜与槟州政府撕破脸,这才是真正的江湖道义。

 

事实上,当有关产业已被政府进行充公手续之後,法律上就不再属於任何“义兴後人”,更何况他们20年来对有关产业不闻不问,无论在法理或在情义,都无权再对产业置啄。

 

宗联委接管名英祠并经过多番讨论後,决定通过州政府合法接管50号产业。2008年大选後行动党上台执政,宗联委以为行动党为帮助华团,2012年拜会槟行政议员曹观友及土地局官员,并同意让州政府先充公50号产业,宗联委再申请接管。

 

2015年,宗联委时任主席叶谋通提呈资料给土地局,申请接管50号产业,用途为“设展览馆让民众了解先人史迹”。

 

2016年8月19日,现任主席张威如上任後率领理事们礼貌拜会槟首长林冠英,当提及50号产业事宜时,首长应允批准宗联委的申请。

 

事隔多时,宗联委索回华社遗产一事没有进展,张威如今年5月公开向州政府索回50号产业,随後宗联委与州政府纷争不断,州政府言而无信,百般刁难宗联委,甚至要该会找出早已逝世的信理员办理委托信。

 

宗联委被逼号召全槟华社请愿,一呼百应,目前正筹备另一场宴会筹募200万令吉买回产业。

 

此事对州政府造成压力,日前林冠英要求宗联委收回以200万令吉市价买回产业的信件,他才会以1令吉的代价归还产业。

 

10月5日,宗联委署理主席杨清辉宣布,州政府讲明以1令吉转让爱情巷50号产业给宗联委,而且不附带条件,宗联委接受并依照指示收回信函,希望土地局能够尽快加以处理,让事件圆满解决。

 

他还代表宗联委向英明的首席部长林冠英致谢,感谢槟州政府秉着保护历史文化的初衷,愿意以1令吉,同时不附带任何条件的方式将爱情巷50号转让给宗联委,槟州政府的开明与远见大家有目共睹。

 

宗联委为了华社遗产而能屈能伸,给足面子,好让林冠英有下台阶,不料“双黄”却不知好互,不知从哪里弄出一些不知来历也不敢露面的“义兴後人”。

 

名英祠里的义兴前辈在天之灵,以及全马各地的华团同道,都不容这些鼠辈搞风搞雨,拿华社遗产和先贤英灵来玩弄政治。黄泉安和黄伟益以及他们的政治主子林冠英,不应再欺压华团,否则华团虽然无权无势,但绝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