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打贪不分朝野

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拿督阿占峇基揭露,联邦政府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共拨出75亿令吉的款项用于沙巴州的乡区发展计划,但其中的约15亿令吉却遭人挪走滥用。这又是一起典型的政府拨款遭“骑劫”贪污的例子,目前已有3人被逮捕,包括人民复兴党副主席彼得安东尼,反贪会同时也会调查在这段期间负责相关项目的至少60家公司,不排除未来会再逮捕涉案人。

沙巴乡区发展计划贪渎案发生期间,时任乡区部部长的是拿督斯里沙菲益,这名前巫统副主席在一轮党争后出走巫统,另立人民复兴党,并且担任党主席。于是,反贪会这个时候启动沙巴乡区发展计划贪渎案的调查,沙菲益除了表示愿意配合调查外,也认为反贪会的调查含有政治议程。
同样是一件事情,当政治角色或者身分的转换,可能会产生不一样的见解,而对于一般民众或支持者而言,也可能会有不一样的角度和诠释,这个并不难理解,但是极端的倾斜或是妄加论断是危险的。政府拨款遭“骑劫”滥用,工程涉贪渎舞弊等,对于国人并不陌生,每一季度的稽查报告所揭露的种种弊端让国人都看得很清楚,甚至愤怒,政府的拨款毕竟都是纳稅人的钱,绝不应该也不能容忍进入私人的口袋和被滥用。
我国的贪污指数相对的高,国人对贪污现象也深恶痛绝,对反贪会都希望既打苍蝇也打老虎,根绝我国的贪污情况。无可否认,反贪会近来动作连连,打贪的力度也明显加大,但是当反贪调查一旦启动,往往也会引来一些非议,尤其是涉及政治人物,若非我阵营者则拍手叫好,理所当然,证明了腐败的事实;但事涉本身阵营者则不能接受,是政治打压,含有议程。姑且不论政治人物,这种心理的落差和矛盾,对于一般民众或支持者而言,恐怕是一种长期压抑、执法单位是政府或执政党附庸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所造成。
贪污不分朝野,只要涉及贪污就应被查办;反贪会眼中也不应分朝野,只要发现涉贪,就要依证据展开调查。执法调查单位应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依法看证据办案,应避免政治干扰,更不应该卷入特定的政治议程。只有依法而不是选择性办案,才能减少民众的偏见,逐步重拾对执法单位的信心,早日让我国摆脱贪污的侵蚀和恶名。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