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逼啤酒节改为饮料节 伊党是极端祸首火箭当帮凶

(真相网/陈家豪)雪州政府强迫在室内举行的啤酒节必须改名换成“饮料节”,企图以希盟的“假开明”政策忽悠人民。马华质疑,啤酒节可以改名仅仅是第一步,他日哪一个有其他族群的活动,如果保守穆斯林觉得不喜欢,是不是就要再改名迁就,好得以苟且办之?

 

马青总团宣传局秘书陈浩坤举例说,华社每年欢庆农历新年,轮到狗年要大肆庆祝,但有人不喜欢狗,那是不是所有狗的图象都不准张贴?如果有人不喜欢舞狮,是不是要改为舞猫?“然後火箭代议士们告诉人民,一样是舞,管你是舞狮还是舞猫,反正他们有争取到了?”

 

也是马青巴生区团署理团长的陈浩坤表示,原本在巴生举办的啤酒节(Octoberfest),如今已被雪州希盟政府硬生生改为“美食与饮料派对”(Food & Beverage Party)才能举办,此举无疑是打了火箭一众人民代议士的巴掌。

 

在国内,每一个州属都能喝酒,非穆斯林能在酒廊或咖啡店喝酒,并不是像槟州首长林冠英所说,只有槟州是开明的州属,可以随心所欲喝酒。

 

在吉隆坡举办的啤酒节活动,警方是基於接获情报指面对恐怖袭击的威胁,所以加以反对,并不是针对宗教和种族因素。可是,雪州政府却强逼啤酒节活动必须改名才能举办,毫无疑问是为了种族和宗教敏感,而不是公众的安全问题。

 

在吉隆坡市政局拒批啤酒节活动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第一时间出面捍卫宪法下的全民权利,指非穆斯林喝不喝酒的自由不应受到限制,最终马华理智考量各种因素,为了公众安全, 不再坚持当局必须允许啤酒节活动。

 

行动党“事後追兵”,向马华冷嘲热讽,结果雪州巴生的啤酒节活动被逼改名,而且雪州伊党趁胜追击,全力阻止将在灵市举行的啤酒节活动。可是,行动党不敢呛声伊党或把伊党逐出雪州政府,只敢向马华指指点点。

 

陈浩坤说,马华无意鼓吹饮酒,不过,源自德国的啤酒节在马来西亚举办已有多年,今天雪州政府把名堂改了,这就不是什麽啤酒节,行动党要人民接受这样的名堂,等同於要人民去向极端思想和施政的妥协。

 

人民可以选择不喝酒,也可以选择不参与受到安全威胁的啤酒节,但不能接受雪州政府公然以宗教之名剥夺人民的自由和选择权。

 

雪州曾发生外国歌手的演唱会被阻止举办,种种限制非穆斯林的措施层出不穷,可以预见希盟联合伊党执政的雪州只会越走越极端。接下来的农历狗年和猪年,雪州政府也会要求华社改名才能举行庆祝活动。

 

据《路透社》报导,在大马取消啤酒节後,一些海外演唱会和活动主办方,尤其是一些以有伤风化的歌词和服装闻名的国际明星,恐因担心伊斯兰日益极端而止步大马。

 

大马唱片业公会主席兼华纳唱片董事经理蔡经明受访时说,大马不会是任何巡演东南亚站的首选。

 

近年来国际明星前来大马开场,必面临多重波折和限制,其中去年首度来马演唱的美国流行乐歌手赛琳娜戈梅兹(Selena Gomez),就在遭到伊党议员强烈反对下,一度不获准开演唱会。

 

虽然最终演唱会顺利在马开办,却被设下多项严厉规则,包括服装不能太暴露丶严禁烟酒丶不能吸毒丶不能超时演出等。

 

美国女歌手“恶女”姬莎(Ke$ha)也因不符合大马社会文化价值观等理由,被驳回演出申请;着名歌手碧昂斯也因服装和舞蹈的限制,取消在大马的演出。

 

伊党是令大马多元文化形象蒙污的祸首,而行动党则是最大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