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导弹更可怕的仇恨

吉隆坡某宗教学校凌晨发生火灾,造成23人死亡。后来竟然发现是7名年龄介於11岁至18岁的青少年,因和宗教学校学生口角纠纷,纵火泄愤,结果在液化石油气桶和汽油的助燃下,这纵火复仇记赔上了23条人命。

从这些纵火的青少年身上,我们读到人性的黑暗和残暴的一面,不少社会人士纷纷加入声讨,认为这些青少年不当的情绪宣泄,已超越人性的道德底线。这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他们非要把别人置于死地不可呢?
仇恨是我国的教育吗?从我国充满对立的政治舞台,我们从咒骂和偏激言论中,读到了仇恨。当我国的政客,因政见不同,公开辩论,互相对骂,并且作人身攻击时,他们鼓吹的是仇恨。
新仇旧恨撕裂社会
不是吗?因各种新仇旧恨,这些政客的对骂,已淹没了理智和理性,并进一步让社会撕裂。
充满仇恨和散播仇恨的趋势正如病菌一样,在我们的大环境蔓延,朝鲜一直进行着导弹发射,让国际社会震惊不已。其实比导弹更可怕的是朝鲜的仇恨教育,朝鲜孩童受的教育是比导弹更可怕的专制洗脑。
朝鲜把美国妖魔化成不共戴天的敌人,让全民都仇恨美国。仇恨政治的特点就是灌输全民用尽一切方法攻击和报复。
同样的,恐怖主义的魔爪也伸向了天真的青少年。IS 组织也向男孩灌输回教激进主义的仇恨教育,让他们忠于现有的政权。这些青少年变得善恶不分,并心甘情愿地为专制者卖命,并且自以为光荣和崇高。
环顾历史,美国的种族主义、纳粹德国反犹太人和伊斯兰世界仇美,这都是有居心者为了政治目的而煽动仇恨的言论。近日,在美国,一名白人至上主义分子驾车冲撞人群,造成众多伤亡的事件,就是仇恨政治的活生生例子。
那7名年龄介于11岁至18岁的青少年,心里积满比导弹更可怕的仇恨,我们在谴责他们丧尽天良的行为之际,应该认真检讨政坛近期刮起的对立风潮,还有选举前抹黑对敌,挖对方疮疤,炒作负面政治课题的前戏。置身在这个比导弹还可怕的政治对立大环境中,我们有必要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确保纵火复仇的悲剧不再上演。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大环境成了反面教材,让他们学会以暴治暴呢?
摘录自  南洋商报 /关悦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