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比一比

2008年308大選后,很多朝野政治人物,包括各陣營的支持者,很愛拿希盟與國陣做比較。

如何比較?
就是希盟在執政州屬的政績,與國陣執政時代的政績比一比,看誰做得更好,誰的施政最棒,誰的政策讓更多人民受惠。
就如今年1月,檳州希盟大官就說,希盟從2008年執政至2015年期間,檳城吸引550億令吉的投資額,較2000至2007年的290億令吉(國陣時代)高出90%投資額。
又比如,檳州大官說,檳州在2008至2015年的財政盈余累積高達5億7400萬令吉,比檳州國陣時代所累積的3億7300萬令吉還要高出許多。
這就是正面的比較,以前國陣政府只取得這樣的投資額、這樣的財政盈余,希盟執政9年就取得更高的投資額、更多的盈余。
不過檳州915大水災后,很多人卻見識到了政治人物的“比爛”功力。
比如,當很多人都在說,怎么近年來檳州的水災越來越嚴重,檳州大官告訴大家:“其他州水災情況比檳州更嚴重。”
又或告訴大家:“以前淹水3天才退,現在淹水后馬上退。”再不然就說,“其他州屬也一樣發生水災,而且疏散的人數也遠超檳城,可是水災新聞沒有如檳城的突出。”
作為選民,你最希望不同陣營的大官如何“比較”政績?
我比較希望的是,正面比較。
比如,希盟說,他們比國陣取得最高的投資額與盈利,這種數目字的比較,就很正面,看了也振奮人心。
解決問題才是正道
但當檳州發生大水災、樹倒及土崩時,當官的若一味強調其他州水災更嚴重,就會讓人產生“比爛”的感覺。畢竟檳州選民是住在檳州,當然更想知道政府如何應對及解決水災問題,而不是聽政府說,“其他州屬淹水更嚴重”。
又比如,當不少人因為吉隆坡市政局禁止啤酒節,擔憂中央政府施政越來越走向保守主義及伊斯蘭化時,一直批評國陣的火箭,又會不會用行動來說服盟黨,如土團黨及誠信黨,基于尊重他人的生活方式原則下,不反對辦啤酒節?
拿好的政策做比較,能帶來正面的響應與正能量,可惜,我們面對的政客,往往只是選擇性比較或“比爛”,只比較對自己有利的一面,不利的一面就不碰不談或惡言相向。
摘录自  中国报/ 吳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