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节泡汤的各自表述

连续办了5年的“绝佳啤酒节”,因为吉隆坡市政局不发准证,今年办不成了。之前伊斯兰党中委立端莫哈末诺声称,啤酒节将会使到吉隆坡成为“罪恶之都”。在你马上反应这种说法是荒谬之前,先退一万步想想自己是否也犯上同样荒谬的错误。

我马上想到的就是“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荒谬。其他例子信手拈来的还有“捍卫华文教育就是捍卫民族尊严”、“不贪污就不会有水灾”、“不准啤酒节等于不尊重非回教徒”等等。这是极度简单化(或者无限上纲)的“精句”,只求听者相信,不求听者研判。类似的例子,在广告宣传里俯首皆是,在加上无远弗届的网络,很多人已被制约而不自知,把荒谬当不可辩驳的真理。
说到不准啤酒节就不尊重非回教徒的权益,让我想到佛教五戒里,不就有不饮酒这一戒吗?我明白吉隆坡市政局可能在某些人以宗教(更可能是政治加宗教)压力下,不准今年的啤酒节举行。不过,据我了解,国会在野党执政的雪州,某个地区不是禁卖啤酒近9年了,国会在野党的“正义之士”怎么那么安静?相比之下,不准公开豪饮是十分小儿科的。
对同样课题的反应,有个天才政客说这“开了不好的先例”,接下来中元节不可喝酒等等;有的说这证明宗教化越来越重;有的说这事件反映我国社会越来越缺乏包容等等。我不是说这些观察完全是错的,却有个疑问:这个啤酒节“无灾无难”的连续办了5年,我好像没有听到有人说这是开了个“好的先例”、宗教化不严重以及社会越来越包容了。
还有,在巴生河流域,喝酒的地方处处可见,买酒跟买其他日常饮料一样方便,其他不符合回教教义的活动(包括非回教信徒的活动)到处可见,反映我国多元社会还是有相当包容性的;只是现在很多人选择不要看树林,只选择看个别树木,特别放大一些课题。
让政客有空间“自由发挥”
上面提到的伊党中委如此,无限上纲骂他的人何尝不是如此?为什么会如此?我看还是我们不懂得珍惜,因为作为国民的我们不珍惜,政客才有“自由发挥”的空间,很多课题都可以政治化(政治化的标志之一就是煽情),搞到许多民众眼中只看到“非我族类”干的一切都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华人自觉或不自觉的,加大声量骂伊党,对诚信党一些成员的荒谬言论爱护有加,看来并不是真的担心什么回教化,而是党派立场作祟;而这种党派立场,恐怕被“宗教化”了。如此,我们还担心啤酒节办不成,看来是轻重不分,不知道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当中许多人被政客玩弄于股掌之中!
摘录自  南洋商报 /章龙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