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狂淹,州政府猛卸责

我上周谈论威南有史以来最严重水灾的文章尚未见报,槟城就发生了全槟大水灾,大水狂淹全州5县100多个地区,令槟州子民深感心酸!

更令人失望的,是槟州火箭政府丝毫没有悔意和歉意,老调重弹怪罪天灾,没有检讨自己州内的发展规划是否出了问题,没有针对本身的失责认错及向槟州人民道歉,令槟州子民深感心痛!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也在这次的槟州大水灾中变成“金句王”,讲出一句句令人目瞪口呆的谬论,低水准的层次令人不敢恭维。
一位年轻女骑士取道垄尾山路回家途中,因山路路面淹水,女子翻摩托车倒地后,遭湍急水流冲入水沟,再被冲向河流后不幸身亡。面对如此残酷的水灾悲剧,林冠英竟然狡辩女骑士是交通意外身亡,还对没人因水灾丢命而感到“欣慰”。不要忘记,才刚两个月前,一名华裔男子也因为槟城水灾而踩空坠入路旁涵洞,惨遭水淹灭顶身亡。槟州水灾已经不止夺走一条人命!
同样来自林冠英口中,“没有造成交通阻塞的土崩,就不是土崩。”
那么,如果土崩不幸埋死人,算不算土崩?这次的土崩造成多辆汽车被深埋在泥土之下,如果车内有人呢?这算不算土崩?
没有反思能力,以及不懂得道歉的林冠英,把槟州政府差劲的治水能力,照样归咎于降雨量太大,不是“40年来前所未有的降雨量”,就是“一天下完一个月的雨量”,说得好像这一切都是上天要毁灭槟城的意愿,而一切都跟槟州的“秃头山”、森林砍伐,山坡过度开发、水利管理差劲没有关系。
够了,不要当槟城人是笨蛋好吗?不要把槟州选民投给你的一票当做理所当然的好吗?你以为槟州真的是火箭的定存州吗?
槟城人有眼睛看,行动不便的老人,如何不幸浸泡在老人院的“水床”中;学生和老师如何排列椅子当走道;全槟各地发生交通大阻塞、土崩、电柱和大树倒塌。然而,当媒体真实反映出灾情的严重时,林冠英再次抓媒体来开刀,炮轰媒体报忧不报喜,指媒体只报道槟州水灾,却没报道吉打水灾,并讽刺媒体广泛报道槟州水灾,是为了增加销量。天啊!难道媒体应该报道“槟州人民沉浸在水灾欢乐之中”的假新闻,才可达到林冠英的指标?
除了破坏自然生态导致闪电水灾频频发生,槟州火箭政府治水能力也明显有限。中央政府去年杪发放1.5亿令吉给槟州政府解决水患问题,州政府本身也同样于去年杪在州议会通过拨款2.2亿令吉治水。但是林首长给我们的答案是,直到今天,治水工程还在招标中。
海底隧道可行性研究报告尚未出炉,槟州政府就迫不及待付清3亿500万令吉。可是另一方面,槟州政府从执政槟州到现在,才拨出1亿令吉进行治水工程,其余的拨款则还在招标中,其治水的效率比缴付一份报告书的效率的落差很大,难道人民面临水灾的痛苦还不如一份报告书?难道槟州政府要把在国阵时代鲜少发生水灾的西海岸槟城,变成水灾情况比东海岸还严重才甘心?
如果槟州政府一早就用3亿令吉来治水,而不是去缴付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费用(可悲的是至今报告书都未能出炉),我相信槟州的水灾问题不会沦陷到如此糟糕的地步。
可见槟州火箭政府必须对人民过去9年来承受的水患痛苦和损失负上全责!
最可怜的还是威南人,爪夷村刚遭遇40年来最严重的水患,没想到才善后不久,又再度遭遇全槟大水灾。当地居民认为州政府没把该村治水当一回事,因此要求州政府对该村超过千万令吉损失负全责。
槟州连年不断的大水灾,导致人民家居电器损坏、车子浸水损坏、商店货品报销、家禽业、养猪业、菜园、家具厂损失严重,州政府责无旁贷,是否应该支付居民和厂商修复及损失的赔偿金?
摘录自  光华日报/陈德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