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8弊案,需要40年?

东方社会的施政之道,常有精神分裂的特色。一方面,课本高举公私分明,法不阿贵;一方面,则党政不分,朋党居先。认识这点,自可明白何以会有万挠李金狮村民眾会堂的咄咄怪闻了。

早前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揭露,仅在鹅嘜一县,已有多达8间民眾会堂,被党霸佔,改作会所;当中6间全为马华所有,国大党和巫统分据余下两间。「马华拿督李金狮村支会会所」,只是1/8的案例。
《东方日报》的新闻说:虽然早在2012年8月15日,州政府已在宪报公佈,这片土地用作民眾会堂;马华仍然继续佔为己有。间中,州政府、市议会和土地局和政党代表曾经多次商谈,唯皆不果。
暂且不说曲曲折折的內情如何,据此推算,磨蹭拖沓,抽拉顶磨,顶触揉搓,前前后后,长达五年之久。州政府的行政效率既然如此这般,处理鹅嘜的8个相关个案,岂非需要至少40年?
如果类似本案的拉拉扯扯,不是单一的孤立事故,而是雪兰莪州內的冰山之一角;那么,鹅嘜之外的魑魅魍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一一完全消弭,重振新政的乾纲呢?
不论问题到底是出在特定的部门,还是受制流程的罅漏使然,漫漫5年的速度,实在是说不过去。拖到了2016年,州行政议会这才议决通令,州政府土地上的民眾会堂,交由市议会管理。就是那样,为何沉痾宿疾始终悬而未决?
2008年上台,前后已近十年。下个大选,也在眼前。可是,十年前的积弊,一如既往。也许,十年到底太短了,做不了什么;如果非要在这个政权上加上一个期限,想必欧阳捍华所希望一定是一百年,一千年,不,一万年……。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