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宣称执政让沙砂高度自主 砂民痛斥恶魔剥削东马5大罪

(真相网/程义)前首相兼希盟总裁马哈迪声称,希盟若在第14届大选执政,会遵循1963年大马契约,让砂州及沙巴享有高度自主权。不过,马哈迪的宣言被砂人民狠狠打脸,力算他在任首相期间剥夺砂州利益,反而是现任首相纳吉为州民带来发展和摆脱困境,因此砂民将追随已故首长阿德南的遗志,拒绝马哈迪和歌颂马哈迪的行动党。

 

马哈迪出席希盟在古晋的集会,并在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砂主席张健仁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争取砂人民支持希盟,并指自己担任首相22年,很了解砂拉越,也知道砂人民不满砂自主权遭到中央政府逐步侵蚀。

 

他强调,希盟想要在来届大选击败国阵赢得政权,就需要砂州及沙巴人民的支持。

 

但是,署名“一个仍然有自豪感的砂拉越人”的帖子随後在网上疯传,并获得无数国人按赞和分享。

 

文章指出,张健仁大张旗鼓欢迎第一次以希盟总裁身份到访古晋的前首相马哈迪,并马哈迪是改变政局丶防止大马成为失败国的的关键人物。只是,行动党和张健仁在谴责马哈迪这麽多年後,这种突变式的赞美让砂民觉得恶心,无法忍受这种虚伪的政治态度。

 

“身为一个砂拉越人,张健仁是否忘记了敦马时代刻意的让砂拉越落後於其他州属的发展?他是否忘记了敦马剥夺了砂拉越大部分的利益!”

 

马哈迪亏欠砂州的第一项罪名是把原本属於砂拉越人的石油收入,变成了举世瞩目的国油双峰塔 , 还有他那让朋党自肥的吉隆坡国际机场和其他大型的发展计划,这都是在砂拉越明显落後的马哈迪推行。

 

文章说,到了2017年,砂拉越才有了真正属於自己的石油公司PETROS。

 

第二项罪名是马哈迪从砂拉越窃取了巴贡水坝,原本数千公顷的土地一夜间忽然变成联邦政府所有,这是砂拉越人不可忘记的惨痛经验,直到最近,已故前首长阿德南才从纳吉手上拿回这片原本属於砂民的土地。

 

第三项罪名是当马哈迪利用砂拉越石油收入在西马半岛大肆开发高速公路时,砂民一直使用单向而且危险的道路,直到砂拉越的崛起,纳吉领导的巷联邦政府开始重视砂拉越并建造婆罗洲大道。

 

第四项罪名是马哈迪不单只盗取了砂拉越石油收入,还对砂州提炼属於砂拉越的的石油每公升抽取RM0.58的税收,直到马哈迪卸任一年後的2004年才取消这税务。

 

第五项罪名是砂拉越三道收费大桥也是拜马哈迪所赐,多年後在阿德南与纳吉合作下,全部撤销和废除。

 

其他罪名还有马哈迪单方面宣布马来西亚为伊斯兰国家,1984年修改了伊法庭权限的355法令,引进了伊刑法,1989年再次修改法案扩大到沙巴和沙拉越。

 

另外,马哈迪实施“卡布特政策”迫使砂拉越人支付比马来半岛更高的物价,以帮助其拥有船务公司的儿子。直至今年,纳吉废除了这项高度歧视性的政策。

 

不仅如此,1980年代初,马哈迪在国际锡市场上赌博,导致马来西亚锡业的崩溃,砂州也在1985年经历了不景气的衰退。1997至1998年,大马再次进入经济不景气时代,全因马哈迪指示下国行炒外汇而损失330亿令吉,如今马哈迪只说“不知道”混蒙过去。

 

文章痛斥希盟各党领袖领竟然为了执政,昧着良心说“等赢了才来算账”, 火箭告诉大家,指马哈迪是可以拯救马来西亚的关键人物。

 

文章里提醒,砂民必须记住,阿德南在2015年曾说纳吉对砂拉越的付出比过去五位首相总和的更多,在位8年间就访问了砂拉越46次,比马哈迪曾经做过首相的22年更多的次数。

 

令人遗憾的是,希盟最高领导阵容没有一个砂拉越人或东马人拥有实权,张健仁只是挂名的副主席,证明希盟根本就不在意砂拉越。

 

因此,砂州人民应追随阿德南并拒绝马哈迪,也拒绝继续歌颂并躲在马哈迪这恶魔脚下的行动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