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说少错,多说多错

槟城于上周发生史无前例的严重水灾,州内多达5个县面对大大小小的水灾,这水灾让许多州民和灾民措手不及。过去不会淹水的地方也遭殃,淹车淹屋淹路,道路汪洋一片,有些地区更是发生土崩,和老人院的老人因水灾无能为力的躺在床上等待施救等,这些在脸书上都可见。

一名朋友对我纳闷指,水灾袭槟,这一次槟首长又要被诬赖和被敌对党攻击了,朋友也问,为何敌对党总是借题发挥,逢“雨”袭“英”呢?我指可能因为行动党领袖过去在槟州水灾和治水工程,把话说得太尽,语出惊人,抛下许多金句,没给自己留后路,才会一直成为敌对党的笑柄。
2013年,槟城行动党领袖声称槟政府在治水工程已成功解决水患问题,更沾沾自喜指前朝州政府40年解决不了的水患问题,行动党一上台就解决,而只耗9个月时间解决水患问题。
槟首长也曾在彭亨州面对水患时指,彭亨州水患问题是差劲的公共设施与贪污腐败问题所导致,并指只要反对党执政中央就只需一届任期就能全面解决水患问题。
结果后期槟城就不断发生淹水,当时行动党领袖就抛出了“没有下雨就不会淹水”,“水灾可以测试排水系统”等金句,让人吃惊。
槟州于去年年尾也发生水灾,“奶茶瀑布”照片当时在社交网络狂传,虽说这场水灾不比上周水灾来得严重,但从去年的水灾早已给槟政府一个警惕。
然而上周的水灾不发生也发生,我们想看的是槟州政府是如何应对,然而我们听到的是,水灾来得快退得快,证明排水系统奏效;联邦政府拨款缩水,槟就会淹水;没影响交通就不算土崩(后来首长指他不是这意思);雨量惊人才会淹水,雨量相等于一个月雨量等等。但水来快退快固然是好事,可是不能忽略这水灾带来的伤害、破坏和损失可是极大呀。
当然也必须承认是,当天雨量的确特多才引发水患,但据槟城朋友告知,即使雨量少,一些地方也是照淹无误。
天灾人祸有时的确是难以避免,但灾难来袭,不会只是天造成,有时人也要对灾祸肩负起一定的责任,更不能以种种理由来推掉责任,或怪罪他人,这或许也与过度开发或发展有所关系也不一定。
行动党在来届大选肯定继续执政槟城,政权稳如泰山,因此槟州领袖在应对水患和治水课题何不少说多做,少说少错,否则笑柄越多,当敌党拿来攻击,自己又不爽,这又何必呢?
摘录自  星洲日报 /苏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