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说话,多做事吧!

915是槟城“历史性”的一天,在受到4小时滂沱豪雨袭击后,引发近年来的严重水灾,全槟5县有100处地区沦陷成“水乡”。这场大雨也导致灾情处处,造成大塞车交通瘫痪、土崩、山洪及树倒,影响上班族及部份学校被迫宣布停课,财物损失难以估计。

915是槟城“历史性”的一天,在受到4小时滂沱豪雨袭击后,引发近年来的严重水灾,全槟5县有100处地区沦陷成“水乡”。这场大雨也导致灾情处处,造成大塞车交通瘫痪、土崩、山洪及树倒,影响上班族及部份学校被迫宣布停课,财物损失难以估计。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及行政议员曹观友更比喻为这是过去不曾发生的事,之后在意料之中的,不管是执政党或是在野党政客还是网民们,都纷纷发起口水战。
其中被在野党掀起的课题是2013年3月,首长前政治秘书,也是现任丹绒国会议员的黄伟益那时高调拉起“只用9个月就解决当地40年的水灾问题”的横幅;2013年12月也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为雪州行动党代表大会开幕致词时扬言,彭亨水灾问题源于贪污腐败和差劲的公共设备,只要民联(希望联盟前身)执政联邦和彭亨州,就能在一届任内解决彭州水灾问题。
当槟州发生史无前例的大水灾,执政党则跟以往一样,好像忘了曾经发出的豪言豪语,除了会说内涝原因有雨量大、涨潮、垃圾阻塞等,还根据所收集到的数据,说明这次内涝难以避免,几个小时内下一个月的雨量,亚依淡水坝的储水量猛涨20%,即便有先进的排水系统,也是难以抵挡,林冠英也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及美国面对台风袭击时,也无法抵挡内涝发生,过后一再促联邦政府尽快批准槟榔河治水计划,减少内涝发生。
林冠英还因为槟州大水灾而再度不满一些媒体,除了指记者没跟足他去巡视灾区及报道,还不满媒体只关注槟州,没关注报道同日也发生水灾的吉打。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所以对记者来说经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其实,本报不仅有报道槟州的大水灾问题,在大北马《社区报》还以两版对开方式报道北马各州发生水灾的新闻,而且在内涝发生时,各区记者们都淋雨去采访,有记者为深入灾区及避开车龙,还冒险骑摩哆车,大家都以专业的精神来采访和报道。
政治人物与其加入口水战,不如多花心思如何治水或进行救灾工作,毕竟灾民已经蒙受财务损失,心灵上也经受创,根本没心情理会谁是谁非,而且说多错多,说错了只会显得你没智慧。
至于在社交网站上发出不实消息,意图制造混乱的网民,则应去除幸灾乐祸的心态,在关键时刻发假消息只是唯恐天下不乱,严重的话会影响救灾工作,受害的最终还是灾民。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黄梓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