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豪雨,敲响了槟州希联的美梦

槟州首长林冠英曾说彭亨州发生大水灾,是因为国阵领袖贪污所致;吉兰丹州发生严重大水灾,是因为伊斯兰党政府允许非法砍伐树林有关。那么,槟州前几天的豪雨,是不是基于槟州政府贪污所致?其实,发生大水灾也许是场天灾,因为不论是国阵或希联政府所管辖的州属,都可能发生大水灾。但是,槟州大水灾也许是过度发展山坡及过度填海所造成的,这个问题应该受到重视,而不是把它扫在地毯下。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可能还会引来更严重的大水灾,那时可不是一百个槟州地区受淹水影响,可能是整个州属都因大水灾而沦陷。

首长林冠英指责媒体报道欠公允,并不满媒体渲染槟州水灾情况,因为霹雳、吉打及玻璃市也发生水灾。其实,这三州如果发生水灾,也是轻微的,比起槟州这次的大水灾,真的小巫见大巫。这次槟州大水灾所带来的破坏相当严重,槟州政府的确应该采取检讨的行动,并协助灾民解决问题。原本相当支持希联的选民,因为这次的大水灾都会对槟州首长的言论大打折扣,信心都会动摇了,这让槟州政府成员多数会心慌。308及505时大选承诺,原来9个月就能治水的言论只是口水承诺,到头来只换来一场更严重的大水灾。
这一场豪雨,造成了许多不便,交通也大阻塞,交通工具及家具都损害不堪,经济损失难以估计。豪雨之后是善后工作,除了清理环境的清洁,也是检讨将来住所的安全性的时候了。那些建筑物是靠近山坡及沿海的都应该受到检测,以策安全。大家都很期待槟州首长能够临危不乱,在处理大水灾有何良策,如何获得足够的拨款来进行排水系统。人民既然选择支持希联政府,就已不期待中央政府能够协助槟州解决水患问题。如果槟州首长还把希望寄托在中央政府,就有推卸责任之嫌。
槟州大水灾不只是影响民生问题,它所带来的影响包括对槟州政府的信心,屋价会因为大水灾而变得价值会有所降,并影响旅游业,最重要的还是矗立山坡的高楼大厦的安全性问题。那些原本想到槟州旅行的本地或外国游客,遇到雨天都会提高警惕,因为大家都很难预料几时会下豪雨。槟州政府更应该巡视山坡地带,加强防范措施,避免发生更多的灾难。环保人士一直捍卫他们的立场,呼吁槟州政府拒绝批准山坡建筑计划是有根据的。
这次的大水灾让槟州子民发现槟州首长不能临危不乱,对于发表不是山崩的言论也欠妥,更指媒体胡乱报道不实的言论有伤媒体的中立报道,难道这些发生水灾的图片是假的吗?其实,不论媒体或电子传媒的报道,都没有人指责槟州首长或政府失职,大家都对这场天灾感到恐惧及不幸。看来仅是槟州首长感到内疚,对于解决大水灾爱莫能助,毕竟是人不能胜天啊!
就像希联的支持者所说,只是一场豪雨,是一场天灾,选民是不会舍弃希联政府的。不过,如果希联的支持者每次遇上豪雨,家里都会面临淹水至三、四尺,他们在家里也是会不断咆哮,对希联的支持信心也会消褪。槟州政府也不好陶醉在美梦中,认为槟州人民始终不会抛弃希联,让他们安稳地继续当槟州政府。他们应该了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槟州政府应该立刻行动,聆听环保人士的意见,共同解决民生问题。槟州政府也不须抬高自己的身价,总是要与中央政府比较谁的路比较好,因为一场豪雨,就可把好路变成烂路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亦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