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重演,谁来买单?

一天不做工,国家损失至少10亿令吉,水灾即便一天即消退,灾民的损失,谁来买单?

除了指责对方,联邦和州政府从来都不会认真计算,不像宣布公假教人暗爽,水灾造成的庞大损失,除了大喊政府无能,对于有效治水,大家也从没认真过,是以水灾每年陆续有来,
9月15日的一场豪雨量,4小时下了平均一个月的雨,5个县同时发生水灾,100个地区沦为“水乡,要是不能怪槟州政府治水不力,联邦一样责无旁贷。
槟州政府形容,联邦政府给槟城的治水拨款每况愈下,不啻是槟城人民支持反对党的一项惩罚。
水灾即便是天灾,不像飓风无从预防,至少还有治水计划可行,比如全球应变地球暖化,还得拟定一套协议,大家一起跟从。
水灾是州和联邦政府的共同责任,推来推去是百姓遭殃,一句“天灾”,谁都不打包票“爱民如子”与剔除后患。
一个水灾造成的损失,不是不宣布公假就能避免,治水计划一天没搞好,损失永远都会找上门,放任问题而不根治,长此下去,损失必然10亿又10亿令吉。
对于一个经年都会有水灾的国家,自诩朝向先进国迈进,没比这更恬不知耻了,而互相指责,推卸责任,只会贻笑大方,丢人现眼,对人民莫大的讽刺。
 飓风难以预防,至少大家还会关注地球暖化带来的教训,相比可以防止和解决的水灾经年重演,大马颜面何存?
大马是水灾高频率国家,先进州或较落后的东海岸也好,国阵或希盟管治的州也罢,无能避免水灾重演,既贻笑大方,更是授人以柄,不断被诟病的一大讽刺。
不断的水灾,带来了深刻的教训,却都没吸取足够的教训,大家除了继续互相指责,幸灾乐祸之外,问题继续上演。
摆在眼前,联邦或州政府一直以来所谓治水,短期或长期计划都未尽全功,有待加强,并当大家都无能有效治水时,集体行动就十分的迫切,共同抛弃成见,以民为重。
天灾从来不会划分国阵或希盟地盘,并都会有彼此的支持者,有做没做,谁做的最多,谁又只打嘴炮、袖手旁观还幸灾乐祸,人民付出了代价,政客就有被清算的一天。
摘录自  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