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被爆阻志工救泡水老人 林冠英派400援金火箭自信保民心

(真相网/程义)槟州9月15日爆发空前大水灾的数日来,槟州林冠英和州政府只会找藉口推卸责任,拒绝承认水灾夺走一条宝贵人命,已令无数民众愤怒齿冷,而且州政府将救灾工作政治化,拒绝为“属於中央政府的道路”进行清理工作,甚至阻止志愿团体救助泡在黄泥水里的老人院患病老人,教人发指。

林冠英刚宣布派发区区400令吉援助金予9月15日大水灾的受灾家庭和车主,对损失惨重的灾黎无异是杯水车薪。丹绒武雅珍珠岭因山泥倾泻而没顶的6辆轿车变成废铁,最贵的为一辆20多万令吉的马赛地,林冠英派发400令吉能做甚麽?
但希盟议员受访时都老神在在的表示,选民不会因为水灾而责怪槟州政府,选票和支持率没有影响。对於执政9年来治水不力,他们都把责任推给中央政府和传媒渲染。
可悲的是,槟州行动党以政治角度处理治水和救灾工作,林冠英竟说,州政府已经进行属於管辖区内的大大小小土崩清理工作,不过,直落巴巷的峇都丁宜属於中央政府管辖道路,州政府没有权限替中央处理。
槟城前进党主席黄家业更揭露,水灾当天感恩之家老人院的孤老不幸泡在水中,见者心酸,但是,有一些志愿团队要前去救灾却受阻,原因是州政府正准备来求援。
他说,这些老人被转移至恒毅中学後,有非政府组织要前往送饭却受阻,因为未得到州政府允许:“没想到要帮助灾难者也被政治化,这是很可悲的。”
他表示,从这几天收到的人民反应,人民对槟州政府已失去信心了。
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陈德钦也说,槟州大水灾发生时,林冠英特别喜欢用自我合理化的语调来对水灾作出回应是令人感到失望的。水灾的发生应该要找出根源,并制定完善的治水计划,然而首长却不正视问题,反而说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言论。
林冠英近日在记者会所发表的“金句”包括“土崩没有影响交通不算真正的土崩”丶“一天内下了一个月的雨量,就算治水也淹水”丶“吉打州有水灾,传媒报导的篇幅这麽少”丶“槟州一天就退水,丹州要五天,可见我们的排水系统较好”丶“水灾没有夺命,那是意外”丶“如果中央政府拨款缩水,槟城就会淹水”等等。
陈德钦劝请首长不要把话说得过度,要防止水灾是靠治水计划,而非靠口水来治水的。林冠英曾经到多处发表治水计划没做好是因为贪污的言论,现在水灾发生在他管辖的槟城,才会引起人民对他的批评。
在大水灾发生後的第5天,林冠英宣布州政府将一次性发放400令吉援助金,给予遭受水灾影响的人民,帮助住家和车辆已被损坏的人
《南洋商报》针对这场大水灾访问希盟议员时,他们都老神在在的表示,选民不会因为水灾而责怪槟州政府。
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受访问时指出,丹绒选区的水灾黑区在治水工程完成後已大有改善。因此,他不认为对选票和支持率会有影响。
他举例,即使交通花园在当天大水灾时淹水,居民并没有责怪州政府,只希望州政府能尽快落实治水计划。他不否认当中有一些不满的声音,如二条路一路段的10多户人家,因地下水渗透导致屋中积水而蒙受财物损失,所以“啧有烦言”。
掌管槟州治水事务的双溪浮油区州议员彭文宝也说,人民都了解此次的突发水灾实属自然灾害,而在州与中央的救灾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在工作上配合得非常好,显见没有人会利用水灾玩弄政治。
“若有心人想利用水灾的局势来玩弄政治,是大错特错的;凡事要公私分明,勿为个人的利益而出卖个人目的。
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则指出,不寻常的降雨量而形成的突发大水灾,并非只影响槟城而已,邻州吉打丶玻璃市以至泰南的普吉岛等也蒙灾。
黄泉安说,在日落洞选区,影响最大的地区是柑仔园区,比南利,韩江中学一带及甘榜马士吉等;惟在各个拯救单位配合展开善後和清理工作後,灾区在一天内已经恢复元气。
他强调,在双溪槟榔首期治水计划下的地区,如马德拉沙路,甘榜拉旺等,都逃过水灾的噩运。因此,他不担心会面对选票和支持率的影响。
行动党只要选票,但治水责任则推给中央政府,尽管林冠英承认中央政府拨款1.5亿令吉给槟州进行治水,州政府也在去年宣布拨出2亿令吉,但州政府负责的治水工程还在招标阶段,以致水灾一再发生,人民受苦。
若是林冠英不要等到执政第9年才来为治水工程招标,今天槟州人民就不必为水灾而损失数千至数万令吉损失的家具损坏丶车辆泡水和贬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