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人责.大集会

宗教学校火灾,夺走23个人命,凡有恻隐之心者,莫不心痛。

但是,宗教学校校长莫哈末扎希却有另一番说法,指这是上天意旨,罹难儿童已经是殉教烈士。
看了能够不生气吗?
身为校长,这位莫哈末扎希先生,他的责任是保护学生免于任何危险,特别是在学校范围之内。
而这间学校的规划不符合防火规定,也没有充份的防火设施。不管失火的原因是什么,学生住了进去,已经是进入了死亡陷井。
学生出了事,他应该第一个承担责任。
但是,他把责任推给了上天,还以上天之名,为受害者冠上“殉教烈士”的名堂。
这些孩子到他的学校上学,是为了做“殉教烈士”去的吗?有没有问他们的父母的感受?
他们的父母是希望孩子可以健康平安,长大成人;还是在8岁到16岁,就成为“殉教烈士”?
这种推托,是否间接导致更多宗教学校可以不遵守防火要求,准备制造更多的“烈士”?
过去2年来,共有29所宗教学校发生火灾,是否和如此的态度有关?
当局没有认真追究人为责任,是不是助长火灾一次又一次的发生?
我不是伊斯兰学者,不敢从宗教角度批评“烈士”说。但是,马哈迪夫人,茜蒂哈斯玛女士,说出“天意”和“人祸”的区别。
她到了现场,含泪说道:“(宗教教义)说,好事在天,坏事在人;人们必须为坏事负责;但是,他们现在却说坏事是上天的意旨,这样就把责任推卸了。”
“把责任推给上天,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我对老夫人的敬意增加三分。
槟城豪雨,百个地区淹水,一人死亡,众多汽车和房子泡在水中;老人院的老人,还真的卧在水中,太过惊险。
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人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州内政治人物却说是突发状况,指称降雨量太大所致。
换句话说,这也是“天意”。
槟岛几年来的过度迅速的山坡地开发,缺乏水土保护,河道淤塞,洪水无处可去,看起来,并不是原因。
槟州的治水工程,谈多做少,进度缓慢,也不会是原因吧(或又是联邦政府的责任)。
又是天意!
有人在网上上载2013年旧新闻,槟州首长当时针对彭亨和东海岸水灾,回应说:“我们承诺,如果赢得彭亨执政权,如果我们入主布城,给我们一届时间,水灾问题就会获得解决。”
真幽默!
华社爱国大集会,有1万5千人出席,场面热烈。
当然有国阵色彩,马华发动,催出人潮。
虽然是政党动员,但有人没人,还是得看人们愿不愿意来,这是自愿意志,逼不出来的。最怕的是努力动员而人不来,像是最近麻坡的情况。
过去的净选盟集会,也经过动员,激起共鸣,许多人抱着共同的目标和意志,奔走而来。
如果说年前的净选盟集会,很多华人是抱着反当权,以及支持改革的心态而去,那么,这一次的爱国大集会,人们又是抱着什么心态而来?
我想,出席爱国大集会的人们,并不是没有改革意愿,而是希望以温和的力量,通过国民团结和中庸政策,促成政治的柔性改革,带动国家的进步。
人们不能否定净选盟的出发点是为了国家的进步,同样的,大家也不能否定华社爱国大集会,也是为了国家。
当然,表达的方法不同,群众的背景也不同。
这是华社的多元性质,就互相尊重吧!如果能够做到和而不同,周而不比,那会是华社的进步。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郑丁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