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无视多元民情阻止啤酒节 邓章钦软弱回应 : 伊党有权反对

(真相网/陈家豪)在雪州伊党大力反对之下,2014年在雪州举办的十月啤酒节被逼改地点到室内停车场举办,成为民主世俗和多元社会的奇耻大辱,当时行动党领袖还厚着脸皮出席活动,高呼“饮胜”。如今伊党再次要求禁止啤酒节活动,行动党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却没有斥责伊党已违反大马的多元文化和自由,竟说:“伊党有权反对”。

 

其态度就如槟州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签署联合声明,指行动党认同伊党有权追求伊斯兰国理念,结果是引狼入室。最终伊党在丹州强行通过伊刑法,林冠英只敢说:“Let it pass first”(让它通过再说)。

 

行动党在2013年大选欺骗华裔选民指伊刑法不会影响非穆斯林,并说“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但伊党中委里端莫哈末诺再次自打嘴巴揭破这项谎言。

 

端莫哈末诺指控每年10月举办的啤酒节将激起国内穆斯林的愤怒,让我国蒙羞,甚至让吉隆坡沦为亚洲最大的“罪恶中心”(Pusat Maksiat)。他还警告,对於类似节庆在吉隆坡举办,穆斯林是无法保持沉默的,大马作为伊斯兰国家,这类节庆随处可办是很可耻的现象。

 

啤酒节活动只允许非穆斯林参与,根本与穆斯林无关,伊党领袖的极端言论已严重伤害大马的多元和世俗形象。大马自从独立以来是多元种族和文化社会,各族之间从不干涉或阻止他族举行各类活动,就如兴都教徒视牛只为神,绝不屠宰牛只,但他们并没有阻止穆斯林在哈芝节宰牛。

 

只是,在伊党和马来选民的压力之下,与伊党共组雪州政府的行动党早已屈服在宗教主义的脚下。

 

2014年10月,雪州伊党以“引起大马穆斯林的敏感”为由,反对州内举行德国啤酒节(Oktoberfest),结果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只准派对在室内停车场举行,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在林吉祥的率领下参与,兴高彩烈躲起来喝啤酒。

 

类似的例子还包括2015年5月在雪州举行的“The Thirst”演唱会,因伊党斯里沙登州议员诺哈宁以演唱会可能发生嗑药事件为由坚决反对,结果在举行前的11个小时腰斩,雪州大臣阿兹敏对此课题保持沉默。

 

2016年7月,美国小天后赛琳娜在雪州沙亚南体育馆举行演唱会,但遭到伊青团大力反对,雪州伊党行政议员阿末尤努斯甚至指示全雪州清真寺举行集体祈祷(Solat Hajat),希望通过祈祷,让这场演唱会宣布取消,以免雪州祸从天降。所幸这场演唱会最终顺利举行,否则大马将成为国际笑柄。

 

行动党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可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却宣称,行动党继续留在雪州政府,是为了要确保伊斯兰党无法“做坏事”及“乱来”,包括在雪州落实伊刑法。

 

事实上,行动党根本无力阻止公正党和伊党在雪州“做坏事”,非穆斯林的生活自由都逐步受限,权益受到蚕食。

 

对於伊党再度挑起啤酒节课题,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声称,伊党可以继续反对主办啤酒节,不过雪州政府没有阻止活动进行,啤酒节仍会举办。可是,邓章钦并不敢说明啤酒节活动是否必须在室内举办,民众和游客是否必须躲起来喝酒?

 

大马是闻名世界的多元种族丶宗教和文化社会,行动党不应纵容伊党再破坏原有的世俗体制,必须立即与伊党真正断交,把伊党逐出雪州政府或是火箭脱离这个宗教主义的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