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定的怀疑

有时候,那叫作既定的刻板印象;更实在的,你不如叫那做既定的怀疑。

我们习惯于怀疑,美其名是为了避免被蒙蔽,要求知道事情的真相,为此怀疑一切、批判一切;而深入个人内心探究,怀疑只不过是层层的心防,要让自己避开危险,免受伤害。
怀疑,让我们懂得居安思危,然而,在怀疑的机制在人心里不断地重复、加强之后,就造成了我们现今的社会:怀疑、愤怒、分裂、散乱、偏执,伴随着一堆不知从何冒出来的剜人流言。
有中国人到印度新德里拍了一段街头影片,安排一名衣着轻便的中国妇女,站在新德里街头阅报、等巴士、公园独坐,再用隐闭式的摄影机,偷拍印度男人对她的窥探注目。
此举为的是向妇女大众发出警讯:印度是虎狼之国,街上的男人可用充满情欲的眼光剥光你的衣服,坐实印度轮奸大国的罪名。
这样的视频可以说充满了善意,也可以说充满了恶意。印度强奸案之频仍,女性在前往旅游之前,可以通过新闻报道、旅游机构获得相关资讯,自我评估安全风险。说实在的,这样一则充满偏见的视频,流传出去,并没有让世界更美好。
南亚地区的民众有一习惯:气候炎热,长日无事,街上闲坐的男子会盯着奇特的人与事看个不停。一位在印度弘法的法师告诉我:他因身着唐式长衫,常常在街上被人“围看”;而且,只要有一人驻足注视,其他人就会慢慢围拢上来,漫无目的地呆看。这个时候他就得直瞪对方、下巴微扬,用肢体语言表达:“喂!你在看什么?”围观者这才作鸟兽散。
这样奇特的民俗,我本身有亲身经历。2014年我到孟加拉首都达卡,步出机场就看到一堵高耸的铁栅,数十名无所事事的男子手攀铁枝、身体半吊在那里,不是来接送亲友,只为了看那进进出出的机场旅客,打发时光。
这样的事,我们很难想像,但它确实发生。所以,你不能只凭上述视频,就以为人在印度,每个向你投注目礼的男子,都在打你的主意。当怀疑的根由只是停留在问题的表层,而没有深入的了解,怀疑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化。
回到国内罗兴亚难民问题,事隔两年之后,国内又吵得热烘烘;我想,不管国内任何种族、政治立场,对于武装部队杀戮无辜,应该给予一致的谴责,但在诸多的谴责声中,又处处散发着刻板印象、既定怀疑。
过度怀疑丧失同理心
罗兴亚人的课题纠缠百年,当中的民族仇恨、武装叛乱、国籍身分的因素纠缠一起,网络上的资料多如牛毛,只要上网搜寻,便可一目了然;然而,早些年,西方媒体像发现了新大陆,把罗兴亚人课题在缅甸激起的国族主义,定调为“佛教恐怖主义的兴起”,为此,罗兴亚课题常常被简化成“佛教徒屠杀回教徒。
这样不明就里的怀疑很多,却无法为罗兴亚人的悲剧解套。佛教徒在同声谴责杀戮之余,也得促请国际社会深入研究罗兴亚人的课题,认识到缅甸若开邦地区对罗兴亚人的仇恨,混合了多重种族、地方因素,发生在这里的仇恨,并不会以佛教教义为载体,散播、复制到全世界佛教徒的心中。
对于马来西亚政府准备对罗兴亚难民伸出援手,令人讶异的是,不少华裔网民的冷嘲热讽,这也是长年下来“既定怀疑”心理的一种反射:政府有能力安顿好难民吗?治安问题怎么办?这背后有没有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政治议程?罗兴亚人会不会被偷龙转凤成为选民?甚至是,有朝一日突然被宣布成为土著?
这些怀疑有其成因,或有根据或无根据,一一剖析又是一大篇文章,但我要点出的是:过度的怀疑以致丧失同理之心,遇溺水者而不施手,甚至痛骂“活该”,人类道德、文明的崩溃就迫在眼前;甚至角色互换一下,21世纪的物质文明如此发达,天地悠悠,身为人种尚且不如蝼蚁,不配有一个安身之所吗?
各方的议论如沸,政府心意已决,我们眼下可以做的,暂时放下心中的“既定怀疑”,以选民的身分,监督政府把事情做好,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才可以在时代中自我证明:我们是不断进步的民族
摘录自  南洋商报 /沈明信